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春色 >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1)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1)


  高贝宁,一米六几的个子,粗短的身材,平淡无奇的样貌,这样的人丢在大
街上简直分分钟就能融入人群中,不吸引旁人的一丝注意。
  还在上初中的他,由于没有过人的身高,没有出色的外表,缺乏开朗的性格,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那个女生有过过多的交集,更不要说找个女朋友,提前享受
一下女人的乐趣。
  可是不要小看了外表不如意的高贝宁。要论投胎的技术,高贝宁简直就是一
把好手,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间。
  现在他还小,和其他人同样享受着义务教育制度。可是等他以后长大后,伴
随着他踏入社会,他那样的家庭背景让高贝宁随时都能获得其他人几十年努力奋
斗的成果,甚至是其他人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成果。
  天河省省纪委高建邦,高书记的独生子,天河省省卫生局李艳红李局长的心
头肉,硕果仅存的几位老革命之一的高老的嫡亲孙子,北部战区李区长的宝贝外
孙,等等等……一系列的名称,个顶个大的吓人。
  而出生在这华夏大地上鼎盛的豪门家族,即使外貌不扬又能怎样?
  现在已经十四岁的高贝宁就读于帝都十四中学,是一名即将参加中考的学员。
  今天周五,高书记和李局长由于工作的关系去参加朋友的宴请,独留一个人
在家的高贝宁确实苦兮兮的作着老师留下的作业。
  挂在墙上的指针已经转到7点多了,「怎么留这么多作业啊,这老师真烦…
…」,放学回家就努力做作业的高贝宁已经做了2个多小时,终于有点不耐烦了。
  「趁着父母还没回来,先玩会电脑吧,安妮宝贝的直播马上要开始了……」
一边打开电脑的高贝宁,一边推开了书桌上的作业。
  输入账号密码,高贝宁一脸虔诚的看着软件的登录进度条。
  「亲爱的宝贝们,我是安妮,你们有没有想我啊……」电脑音箱传出了娇滴
滴的声音,有点撒娇,有点诱惑,勾引着男人的神经。
  高贝宁就像是一个饥渴的猪哥,隔着屏幕看着安妮宝贝的女人,在哪里卖弄
风骚,不断地做出各种性感诱人的动作。
  一边抚摸着自己勃起的大肉棒,一边死死盯着屏幕的高贝宁,希望能在安妮
宝贝的各种动作之间,找到她的各种走光的地方。
  「谢谢高少送的飞机,么么哒……」为了得到安妮宝贝的回应,高贝宁经常
用自己的零花钱给风骚主播送礼物。
  「哦哦哦……安妮宝贝,哦哦……真骚,我要操你,我要草死你,屁股再扭
得骚气点……要来了……啊……」
  「叮咚……叮咚……」
  「操……难道是老爸老妈回来了???不至于啊,这么早?!!!」即将高
潮射精的高贝宁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硬生生的从即将喷射的快感中回到了现实。
  「吱……」好不容易才忙急忙慌的把电脑关掉,收拾完房间的高贝宁以一种
乖宝宝的样子迎接父母的回来。
  「额……你是???!!」刚刚才缓和下来的呼吸突然停住了,因为敲门的
人出乎高贝宁的意外。
  只见大门之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少妇,瓜子型的嫩白脸蛋,修长的一
双弯眉,配上一双水汪汪的明亮桃花眼,看着那微笑的嘴角,顿时让高贝宁好不
容易缓和下来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您就是高书记的公子吧……我是张怡,今天我来呀,想要拜访一下高书记,
咯咯……」少妇特有的笑声仿佛勾住了高贝宁的灵魂,女人独有的体香配上她惊
艳的容颜,无一不相似浓烈的美酒,让青春期的高贝宁陷入其中。
  「请进……请进……」虽然明知道父亲不在家,可是内心深处想要接近眼前
这个美艳动人少妇的他,尽可能的想要多留住这个少妇一会,哪怕一分钟就行。
  扶着门,错身让开进门的通道,看着娇笑如花的少妇客气的错身而入,当两
人相错而过的时候,高贝宁悄声的深吸了一口女人身上的味道,那是来自灵魂的
满足和心底最深的欲望。
  「李阿姨,这是拖鞋……」高贝宁站在身后仔细观察少妇背影。棕绿色的春
衫,镶着白花边的翻颈显得女人白皙细长的脖子是如此的诱人。贴身剪裁的墨绿
色的裤子,紧贴着女人丰盈的臀线,突出了少妇特有的风韵。对高贝宁来说这简
直就是一尊婷婷玉立的悲翠雕像。
  「唔!!!」突然高贝宁差点咳出声来,只见眼前的美少妇突然弯下腰,本
就丰满翘挺的臀部撅了起来,紧身的裤子仿佛都不能包裹住这惊艳的巨臀。纤细
的腰肢往下探去,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背部。
  正专心换拖鞋的李怡哪知道,身后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正色眯眯的看着自己娇
嫩的臀部和曝露的一片雪白背部。
  而高贝宁刚才好不容易才软下去的胯下之物,又开始胀大,在轻薄的睡裤上
凸起鼓囊的一团,极其显眼。
  这样从没遇见过的场景,让还是处男的高贝宁异常的尴尬,不知所措。
  高贝宁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源源不断的涌入大脑,不断的刺激
着他的理智。如果他照着镜子就会发现,高贝宁的双眼现在已经开始充斥血丝。
  高大书记和李局长的家可不是那么好进来的,曾经多少厉害人物求爷爷告奶
奶的想要踏入高书记的家门都失望而归。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张
怡不会带着万分之一的决心来试试运气。可是今天她居然成功了。
  看着对面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的美艳少妇,高贝宁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勾
走了,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欣赏这个女人来的重要。
  女人的本能让张怡察觉到了高贝宁的火热眼神。身为张怡这样的美女,从小
就是收到周边人的热捧,特别是嫁给现在土豪老公,生了一个孩子之后。晋升为
火热辣妈的张怡,浑身散发着诱人的少妇气息,平日里不知道看到多少男人这样
痴迷的眼光。
  『小小年纪,就这么龌蹉,真不是个东西………』身为美女的张怡有着女神
一样高傲的习惯,将所有仰慕自己的男人都踩在脚下。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她有求
于人,平时轻蔑的眼神现在都需要克制。即使这个男孩做的再过分一点点,这样
的情况下她也必须忍耐。
  「那个………小高,不介意阿姨这么称呼你吧!」枯坐了一会的张怡实在受
不了被别的男人眼神侵犯又不能反抗的情况,只能发声点醒这个被自己迷住的男
孩。
  「啊………不介意,不介意」被打扰的高贝宁也发现了自己窘态,面红耳赤
的假装镇定回答。
  「小高,今天高书记是不是不在家啊,阿姨,有点事情找高书记………」看
着时钟马上就要走到10点,已经干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张怡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
干坐下去。
  这大半夜的在人家家坐着也不叫回事,万一引起什么误会,到时候可就麻烦
了。但是张怡深知高书记的家门可是出了名的难进,今天可能是这个小孩董事,
轻易的给自己开门才能进来。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这,我爸妈,应该快回来了,阿姨要不再等等???我给阿姨到点水……
…」坐在张怡傍边的高贝宁觉得自己快要压制不住内心的魔鬼了,已经欣赏乐对
面这个美颜少妇一个多小时,浑身上上下下都能仔细的记忆在脑海中了。
  「不用客气了,小高………」张怡连忙伸手去阻拦高贝宁,她都快疯了,这
一个多小时什么都没干,就喝水了。
  「没事………啊……」高贝宁异常殷勤的给张怡倒水,准备扶杯子的手正好
盖在张怡阻拦的小手上。突然而来的肌肤接触让高贝宁浑身都是一抖。
  女人冰凉的小手刺激了高贝宁的浴火,滑嫩的肌肤简直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
这一刻高贝宁恨不得永远这么握着女人的手,直到永远。哦,不,高贝宁觉得自
己还需要更多,还想要触摸这个美颜少妇更多的部位,欣赏她全身的肌肤,彻彻
底底的拥有她。
  「咳嗯………谢谢小高,阿姨真的不需要了………」感觉到气氛不对的张怡
连忙咳嗽,企图将这个有点诡异的气氛带回正常。
  看着高贝宁僵硬的手缓缓的拿开,张怡才偷偷呼了一口气。在结婚之前,已
经靓丽动人的张怡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没少被人请去酒吧玩闹,这
种程度的占便宜她还是能够忍耐的,但是更进一步的事情,她是万万不可能答应。
  等了半天也没见到高贝宁有什么反应,张怡抬头望去,满脸通红的高贝宁正
等着遍布血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就像是随时准备战斗的老牛。
  「小……小高,那个,高书记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张怡只能不断的提高
书记来警醒这个血气方刚的半大小伙子,免得等会弄出什么不好收场的事情。
  可是已经精虫上脑的高贝宁现在根本就不会顾虑什么,哪怕父母现在就站在
门口他也要一亲芳泽,哪怕只是摸一摸,亲一亲。
  「你……你干什么,不要啊……」张怡担心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只见已经
面红耳赤双眼布满血丝的高贝宁如疯狗一般的扑到张怡的身上,将她那娇小丰满
的身子压在身下。
  极力抵抗的女人犹如暴风中的小船,摇摇晃晃随时可能翻船,失身在男人的
胯下。
  「小高,小高,听阿姨说,你不能这样……不要……不要……放开我……」
虽然张怡誓死抵抗着男人的轻薄,但是她不敢大声的叫喊,不敢伤害这个正在玩
弄她的小伙子。因为这是高大书记的家,施暴的是高大书记的宝贝儿子,而她却
有求于人。
  即使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几乎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男孩压在自己清白的
身上到处乱摸,她也不敢真的抵抗,她在害怕,她只能哀求,企图用言语恐吓住
这个她得罪不起的小男孩。
  「阿姨……给我……阿姨……」激动的已经语无伦次的高贝宁不顾任何后果
的在美少妇的身上探索着,就像是饥肠辘辘的饿汉看到一桌子美食。
  「不要……」女人低声的抗议就像是幽姬的蛊惑,明明是在拒绝,却引诱男
人更加努力的探索。
  「啊……不要摸哪里,哪里……那里不允许……」男孩粗暴的手终于抓在了
张怡饱满的乳房上,隔着丝质的衣服蹂躏着少妇娇嫩的胸前。
  「大……真的好大……好柔软,这就是女人的乳房么?好舒服……好爽……」
初次尝试女人丰满娇嫩的乳房的高贝宁直接沉沦其中,有别于男人坚硬结实的肌
体,女人天生柔嫩细滑的肉体对青春期的男孩有着毒品一样的诱惑。
  渐渐地高贝宁不在满足只是玩弄女人的乳房,对他来说这只是简单层面的享
受,偷偷看过很多次黄片的他,知道女人最好玩最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
  高贝宁将身子更加往下压住张怡,将头贴近少妇娇艳的脸庞,近距离欣赏这
个惊艳动人的面容。
  张怡现在根本不敢看高贝宁的眼睛,虽然她比身上的这个男孩还要大十多岁,
此时此刻,她的气势被男孩压制的无法动弹。
  「小高,听阿姨的话,事情到此为止好不好?之前的事情阿姨不怪你,就当
是你开玩笑……好么???」敏感的脖子感觉到了男人火热的气息,那炙热的感
觉仿佛随时都可以将她燃烧殆尽。
  「阿姨,你太美了,太有诱惑力……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这样的
环境下高贝宁肯定不肯能就这样放过身下的少妇,这样有诱惑力的女人不要说现
实中了,就是直播平台上的各大主播都不及万分之一。
  「唔……嗯嗯嗯……」正准备劝说的张怡突然被高贝宁一口吻住,男孩肮脏
的舌头一下子就伸入到少妇的口中,拼命的吸取着人妻人母的津液。
  张怡呆了一刻后,努力的想要推开这个胆大妄为的男孩,可是他的双臂就像
是焊死在她身上,以她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撼动分毫。
  『要不要一口咬下去???』这是此时此刻盘旋在张怡脑海里的一个选择。
身为一个人妻人母受到陌生男人如此的调戏,被他暴力的压在身下强吻,双方的
舌头被迫纠缠在一起,而自己不得不吞咽着陌生男人的口水,这样的情况她不是
应该本能的就一口咬下去么?咬断他作恶的舌头,保全自己身为女性的清白么?
  可是,可是她真的不敢啊!!!
  今晚她过来是已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最后的希望了,如果伤害了这个小太岁,
那她的丈夫,她的孩子,还有她自己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是她万万不敢
遇见的事情。
  想着想着张怡抵抗的力量就小了,一开始想要一口咬下去的勇气也渐渐散去。
  而得逞的高贝宁却是越战越猛,越吻越激动。宁邪恶的双手用力的捏了捏女
人挺起的乳房,疼的张怡微微咧嘴喊疼。然后顺着少妇丰盈的小腹,划过少妇特
有的大屁股,摸到了女人赤裸在外的小腿。
  之前在门外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高贝宁就注意到了她那双笔直的大腿,是
那么白皙,是如此诱人。
  把玩着女人的双腿,顺着娇嫩的大腿来回抚摸,从小腿一直摸到大腿根部,
离女人最宝贵的私处一丝之隔,冰凉的小腿,温暖的大腿内侧,这样仿似冰火两
重天的感觉,让高贝宁感觉自己胯下的大肉棒快要爆炸了,急需寻找一个湿润的
肉洞发泄兽欲。
  「小高……小高……阿姨求求你,不要再继续了……求求你……」眼见事态
往更加危险的地步发展,张怡害怕真的发生最让她恐惧的事情。身为成年人的她
只能放下自尊向这个未成年的男孩求饶,求求他放过自己。
  「张阿姨,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么???不要挣扎了,只要
你给我,我会帮你的……」已经急不可耐的高贝宁想要彻底的占有这个美艳动人
的美少妇,让她在自己的胯下彻底的绽放,让她娇喘,让她尖叫,让她的小穴布
满自己的精液。
  「你……我……这……这不可能……」张怡身为女人的矜持,身为人妻人母
的尊严让她拒绝了。虽然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答应这个男孩,为了家庭,为了孩
子,这段时间她承担了太多的压力。
  嫩头青一样的高贝宁见女人不同意,直接将双手从女人的裙底伸了进去,死
命的搂着女人异常丰满的大屁股,抓住女人内裤的边,想要将这个美颜人妻下身
最内层的保护撕掉。
  这个娇如芙蓉绽放,嗔似玫瑰饮露,动则丁香摇曳的女人他是一定要得到的。
  「嗯嗯嗯……不……不要……啊……不要……」到了这个时候张怡都不敢放
声大叫,她还在害怕这个高家的小男孩身后的势力,那是她得罪不起的势力,也
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女人紧闭的双腿顶在男孩的胸口,虽然裙子已经滑倒了臀部,让她雪白的下
体一览无遗,但是她还在死命的坚持最后的那一丝保护和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