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综漫之大后宫系统】(03)

【综漫之大后宫系统】(03)


              第三章人生商讨
  之后,一直到晚上妹妹桐乃,以及父亲高坂大介回家,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母亲高坂佳乃似乎就像春风吹过湖水一般,虽然刮起了几分涟漪,但是事后,
春风仍然是春风,湖水依旧是湖水,两者并没有什么别的变化。
  我却感觉到自己获得了极大的提升,要知道,美少妇与正太可是色情界的传
统经典CP,而我,在某些方面确实和也正太差不多,被高坂佳乃这个精英少妇
老司机给这么的带了一下,那经验值不得像火箭一般「哗啦啦」的向上窜啊?而
最明显的成果就是,我现在直视高坂佳乃,不会再像最初一样脸红,毕竟对方半
裸都已看过,这穿上了衣服的,已经毫无杀伤力可言。
  至于桐乃,呃,对了,桐乃,经过和美少妇下午浴室的「激情事件」冲击,
我居然差点忘记桐乃的「主要剧情」事件。
  在不经意的观察下,发现平时吃完晚饭很少继续呆在客厅的桐乃,依旧坐在
她吃饭时的「御座」那里心不在焉,眼神飘忽的左顾右看,应该是发现她的「重
要道具」遗失,在没有明确是被人捡到的前提以及父母皆在的情况下,只能用眼
神悄悄的四处寻找。
  于是我装着不经意的对着正在看新闻的父亲开口道:「爸,听说最近有一部
叫《星屑梅璐璐》的动画挺火,四处都能看到,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
满,却依然很严肃的开口道:「在警局里面偶尔听到同事说过,似乎是个幼儿向
动画,不适合你们这个年纪的人,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和所有家人不同,父亲高坂大介身形壮得和猩猩一样,再加上他因为刑警职
业所特带的特殊气质,平时光板着脸就足够威严,再加上此时不经意间透露的不
满,使气氛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少许压抑。
  听到我提起《梅璐璐》的名字,原本还心不在焉的桐乃,眼睛突然一亮,一
下子变得精神了起来,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以她的智
商应该已经猜到,她的「重要道具」落在了我手里,但是随着父亲开口,又瞬间
将目光收回,眼睑低垂,表现得就像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的乖乖女一般,有
些受不了这个气氛还没等我回答就抢先开口道:「我回屋做作业了,你们慢慢聊。」
然后飞快的起身,逃一般的离开现场。
  目的达成,我自然也不会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的回答:「我对这个动画并
不感兴趣,只是因为认识这个动画的原作者,她担心该动画太过暴露,怕被限制
分级,所以才好奇的向您打听。」怎么说呢,这话既算并不算假话,这动画的作
者,虽然现在我确实不认识,但是将来一定会认识,她就是桐乃好姬友之一莱西
加奈子的亲姐姐,而那个梅露露的外表人设就是以莱西加奈子为原型所绘画,以
至于在小说中的某个剧情里,不知实情的莱西加奈子在偶然的情况下去COS了
该人物一举获得冠军,顺利的进入娱乐圈,真不愧是新时代的好姐姐。
  高坂大介对于我的回答并没有怀疑,微微的点了点头:「嗯,局子里确实有
做过这么一个议题,该动画属于踩边线类,可分级,也可不分级,不过你最好还
是给你那朋友带个话,让她收敛点,别让我们太难做。」
  话题就此结束。
  深夜凌晨,可能穿越的后遗症,虽然我早早的就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毕竟对我来说,上一刻还在床上等死,下一刻就出现在这个新世界,虽然脑
海里凭空多出来的那些记忆,使我对这个世界并不会产生陌生感以及排斥感,但
是心里却仍免不了出现一些莫名的不适。
  「吱呀~ !」门口突然传来轻微的开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考,呃,如果没猜
错,应该是桐乃找上门回收她的「重要道具」来了。
  估计以为我已熟睡,桐乃的身影将卧室门打开到最小程度,然后蹑手蹑脚的
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此时的她,正披着一张灰白色的毛毯,将她从头到脚的包裹
起来,一副小心翼翼深怕发出一点声响的样子,原本164高挑的身影,在刻意
的紧缩下,变得格外娇小。
  直到看到桐乃手上的电筒,我这才发现,我居然能在完全漆黑前提下看清她
现在的模样,虽然有点暗,但是大致确实能看清,这超强的夜视功能可没在我记
忆中,估计对大能们来说,所谓的夜视,也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功能吧。
  我的房间很小,穷养儿富养女的光荣传统,在高坂家被彻底的实行,所以我
的房间不大,一张床差不多就占了房间差不多一半的空间,除了床以外就只剩下
一张多功能的书桌,平时书籍啊,衣服啊,电脑什么的,全都放在上面。
  所以桐乃很清楚,如果我要放「重要道具」,只能放在书桌那里。
  我也没有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尽量放轻脚步的慢慢走向书桌,花费了
好一会才从我的书桌抽屉里翻出她那遗失的「重要道具」,借着手电光放在眼前
确认的之后,她瞬间绽放笑容,让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我感到十分的炫目,真不
愧是85颜值的妹纸啊,不过现在并不是欣赏的时候。
  「啪。」我随手按下床头边的电灯开关,卧室一下明亮了起来。
  「啊~ 」被突然而来的灯光所惊,桐乃手忙脚乱之中被自己绊倒,好在刚才
找东西时一直半蹲着,所以并不会造成什么太大伤害。
  「混蛋,你有病是吧?突然开灯做什么?!」真不愧是高坂桐乃啊,在适应
灯光之后,瞬间就进入了恶人先告状的模式。
  我坐在床上单手揉了揉太阳穴,虽然早就知道她什么性格,但是到底是怎么
样的思想回路才能如此理直气壮?所以颇有几分无奈的开口:「额?这话应该是
我问你才对吧?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我的卧室,你大半夜不睡觉偷偷的进来做
什么?」
  桐乃就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站了起来,一只手将身上裹着的毛毯更加的扯紧,
另一只手从空隙中伸了出来,轻轻的在身上刚才碰到地板处拍了拍,就像是把上
面的某些脏东西拍干净一般之后,才很是傲娇的回答:「哼~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现在你只需继续睡觉,当作我从来没来过你这里就行,否则我就告诉妈妈,就说
你非礼我!」
  听到桐乃的回答,我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这教科书一般的傲娇应答,
如果是旁观者,会觉得对方很可爱,可是如果是当事人,那就只会觉得很头痛了,
好在剧本并没脱离设想,于是我将注意力直接转移到因为她刚才摔倒,而脱手在
地的CD盒子上。
  果然,桐乃就和我想的一样,在发现我的关注点后,瞬间蹲下,伸手,拾取,
然后再将手以及盒子一起缩回毛毯之中,这过程简直可以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的一气呵成,让人不得不给她输入3个6。
  「天晚了,我回去睡觉了,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今天晚上你没见过我,我也
没来过你房间,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如果半点风声透露,哼~ 」桐乃一说完便装
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飞快离开我的房间。
  我也不说话,将身体坐了起来的靠着床头,就这么饶有兴致的看着再次关闭
的卧室大门,心里却在慢慢的数着数:1,2,3……
  「啪!」的一声,原版关闭的卧室大门再被暴力的踢开。
  还没等我还在回味,那暴露在空气中,那只踹开房门的洁白大腿时,一个纯
粉红色的身形就串了过来,直接快速跑到我床上,直接双腿跪着跨坐在我身上,
双手扯着我的睡衣,脸靠得十分近的对我低吼道:「混蛋!你把东西弄哪去了?!」
  现在的她并没有裹着刚才那条毯子,估计是回房后发现那「梅露露」的CD
盒子里的物件不翼而飞,这才急匆匆的又「杀」了回来,哥德风粉红色的棉质长
袖连衣睡裙,完全出现在我视线中,原本过膝的长裙因为是跨坐在我小腹的缘故,
将两条白玉一般的大腿彻底暴露。
  我不由的感到口干舌燥,暗中吞了一口口水,心里默念「大悲咒」,好不容
易将处于抬头临界点的小弟压了下去,将头偏向一旁颇有几分心虚的道:「你说
的是什么?」估计是怕声音太大,吵到楼下熟睡的父母,桐乃的脸离我很近,近
到差不多只需一撅嘴,就能亲到她的程度,我完全没料到她反应会如此的「火爆」,
特别是她现在这就差一点点就坐在我下半身的这个姿势,真是要了我的老命,白
天闻到的那缕香水味,经过睡前的洗澡自然不会残留,但是少女散发出的独特体
香却因为贴身反而却异常清晰。
  桐乃却没发现我的异样依然低声开口道:「别装傻,你知道我说得是什么?」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我继续装傻。
  「CD!」
  「星屑梅璐璐?」
  「你故意的是吧?」桐乃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咬下我几块肉的模样,却仍然
压低着声音。
  「好吧,我确实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东西是不是你的而已。」
  「那你……你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了?」一直保持强势的桐乃,在稍微停顿了
一下才继续开口,语气也出现了几分弱势。
  「废话,我都取出来了,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我们两就这样保持姿势不变的一来一回的好几次,直到我这句话出口,才陷
入短暂的沉默。
  桐乃放开我的睡衣,仍然保持着跨坐的姿势,将身体坐直后将头偏到一旁,
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呐~ 我说,笨蛋京介,你是怎么看待,一个玩G……G
AL游戏的女生,是不是觉得很差劲?虽然我不在意你的答案,嗯,是真不在意,
只是单纯想问一下而已。」嘴巴上说着不在意,但是余光却不停的看着我,明显
一副期待的样子。
  为了不让她期待落空,于是我很自然的开口:「不会啊,对我而言,玩GA
L游戏和篮球,足球,棒球什么的一样,只是属于个人爱好而已,他们之间并没
有本质的区别,区别的只是人不同而已。」
  听到我答案的桐乃,像是第一次认识我一样,很是认真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
在确认我不是随意敷衍之后,一下从我身上跳了下来,然后大声的开口道:「人
生商讨!现在!立刻!马上!去我的房间,我要做一次人生商讨!速度点,快起
来,别磨磨蹭蹭的,我告诉你,敢拒绝,你就死定了,我会告诉爸爸,说你性骚
扰我!让他抓你进监狱。」说完,还直接动手将我从被子里拉了出来。
  「喂喂喂!等等,慢点,慢点,别动手,别动手,我没说我不去啊,让我先
换下衣服。」
  「换屁的衣服,穿睡衣就行了,你全身上下,有什么值得看的?我都不在意
你在意什么?这么墨迹,你还是不是男人?」
  「小声点,小声点,要是吵醒父母被他们发现我们现在的情况,就真说不清
了,而且,桐乃,你是个女初中生,把」屁「啊,」是不是男人「什么的挂在嘴
边始终不太好吧?」
  「蛤~ ?!你是深山来得老古董么?那么古板?女初中生就不能这样说了?
而且笨蛋京介,你是不是以为我对你语气好了几分你膨胀起来了?居然敢教育起
我来了?」
  再稍作抵抗无果后,我也只好顺着桐乃的手,直接起身,只是同时用另一只
手将枕头拿了起来,当做抱枕放在下半身前,为什么?因为刚才桐乃下床的时候,
大腿隔着被子不小心的碰到了我小弟,她有没察觉我不知道,反正我却被这么一
下弄得完全破功,意志再也强压不住的怒龙抬头,现在她又催得那么急,自然不
可能一下子就平复,只能用枕头来故作遮掩,希望不被发现,免得大家都尴尬。
  桐乃的房间,原本的京介从来没进去过,所以我自然不会有相应的记忆,当
进入的一刹那,我不得不再次感叹家里的偏心,如果说我的卧室是普通一人间小
旅店,那么桐乃的房间,就是一华丽宾馆了。
  光房间面积就比我那卧室大了将近一倍,抛开精美的床上用品,化妆柜上琳
琅满目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化妆品,以及那绝对不是只是样子好看庞大的衣橱,
这些不说,光是有安装空调这一点,就让我羡慕个十足,怪不得桐乃第一次来我
卧室时,要裹着一个毛毯了,那温差可不是她一个娇滴滴小女生能受得了的。
  桐乃的房间装饰很符合她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以粉红格调为主,很整洁干净,
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纯天然的甜甜气味,十分好闻,恩,对了,就是刚才桐乃
靠近我时闻到的那股少女特有的香味,让我情不自禁的抽了抽鼻翼。
  似乎发现了我的小动作,桐乃一副嫌弃的样子道:「真是变态,笨蛋京介你
现在的样子好恶心,呆门口做什么?还不赶紧关门进来,你那狗窝没空调,差点
没冷死我,不准坐在我的床上,也不准坐我的凳子,呃,诺~ 这个拿去垫着坐地
上。」说完便向我丢过来一个粉红色的枕头形状的坐垫。
  我懒得和小女生一般见识,接过桐乃丢过来的坐垫,走到她床边坐在地上,
等着她所谓的「人生商讨」。
  看到我如此快就进入状态,桐乃也不知道从哪找出一个和我同类型的粉红坐
垫,坐在我正对面不远处,故意咳嗽了一下开口:「嗯咳~ 高坂家,第一次人生
商讨,现在正式开始,参与人一,高坂桐乃。」说完,就一副傻乎乎看着我,和
她平时的精明强势完全判若两人,见我半天没反应,她才恶狠狠的开口:「该说
你的名字!」我就说嘛,这画风才对嘛。
  「参与人二,高坂京介。」
  听到我的配合,她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了翘,显然很开心的继续开口:「既
然人员到齐,闲话不多说,那么就正式开始了,咳咳,笨蛋京介,你要做好心理
准备,今天的内容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呢。」
  「哦。」虽然只是记得个大概,但是也明白,高坂桐乃这次所谓的「人生商
讨」,应该就是向我坦白她的秘密,所以,我只用当好聆听者这一角色就行,态
度都不是很重要,因为长期压抑真实自己的缘故,高坂桐乃现在好不容易「抓住」
一个可诉说对象,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果然,她毫不在意我明显敷衍的态度,精神处于异常亢奋的状态下开口:
「笨蛋京介,你知道么?虽然你妹妹我,高坂桐乃,有着能登上时尚杂志的靓丽
外表,每次考试都能考到全年级前十的出色头脑,以及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初中田
径比赛并获得铜牌的优异运动才能,父母眼中的好女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
学眼中的好榜样,朋友眼中的最中心……」
  喂喂喂,这画风不对啊,不是人生商讨么?怎么就变成自夸大赛了?虽然都
是实话,但是妹妹,这些从你自己嘴里说出来,真的不觉得别扭么?于是我开口
打断道:「停!说重点吧。」
  桐乃似乎这才发现了自己在说些什么,脸色有些微红,看来她自己也意识到
了不妥,但是仍然傲娇的道:「啰嗦,下面就是重点了,其实,我想说的是,你
们眼中那么优异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不,准确的应该是说,那不是完整的我,
真正的高坂桐乃,是一个超喜欢玩妹系GAL游戏,超喜欢看同人漫画,超喜欢
玩游戏的宅女,对,你没听错,一个真真正正的宅女!」
  看着她一副破釜沉舟视死如归一般的表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冷场了
好一会才试探性开口:「呃……就这样?」
  似乎被我刻意做出来一脸懵逼的表情打击到,桐乃一下子不服气了起来:
「不,当然不止这样,你等着。」然后,她猛的站了起来,飞快的走到一装饰用
的架子面前,将之费力的推开,然后将手放在墙壁上用力一拉,一个壁柜就出现
在我眼前。
  然后桐乃一副骄傲十足的表情看着我,就算不开口,一副「怎么样?厉害吧?」
的颜表情被她表现的淋淋尽致。
  入眼处是满满一壁橱的手办,CD,漫画,以及宣传海报,整整齐齐,分类
放置,一看就让人知道布置者在这里花费了庞大的时间与精力。
  看到我吃惊的表情,桐乃继续骄傲的开口:「哼哼,这些就是我这么多年以
来所搜集的宝贝,她们每一个都可以称得上是经典中的经典,感激我吧,笨蛋京
介,你是除了她们的主人我,第一个见到她们真面目的外人。」
  讲真,我确实有些被惊到了,虽然知道桐乃有这么一个「收藏室」,但是没
想到居然有这么多,房间这么高,2,3米长的橱柜啊,都快装不下了,这该花
多少钱啊?于是我开口道:「这些……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正在欣赏收藏品的桐乃头也不回的直接回答:「嗯,确实花了不少,这些年,
妈妈给的零用钱,学校发的奖学金,还有打工赚来的,除了我个人的最低消费,
其他的全在这里了,仍然不怎么够,不过最近我开始尝试写手机小说,希望能发
表后得到稿费来填补资金空缺,你为什么关心这个?难道你想向我借钱?告诉你,
笨蛋京介,我可是很穷的,如果要借钱绝对没门。」
  「呃,借钱倒不至于,不过,果然还是觉得桐乃你真是了不起啊,居然能收
集这么多,全都是妹系的GAL游戏?没有其他类型的么?」
  「当然,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呃……笨蛋京介!你在乱想些什么!?变态!
性骚扰!你这个满脑袋除了精液就不剩其他东西的色情狂,和你人生商讨果然是
最差劲的选择,现在人生商讨时间结束,我不想和你这个对自己妹妹都抱有性幻
想的变态呆在同一屋檐下,现在,滚出我的房间,立刻!」脑补过度的桐乃,立
马红着脸,也不知道是恼的还是羞的,直接将我推出她房间,然后,嘭的一声将
门紧紧关上,生怕多呆一秒就会发生什么意外一样。
  呃,「对自己妹妹都抱有性幻想的变态」么?看来,刚才果然被发现了,怪
不得桐乃明显不符合她性格,对我一个大男人,一直抱着一个抱枕不闻不问;不
过这才正常嘛,喜欢玩GAL游戏的桐乃怎么可能和某些傻白甜一样,傻乎乎的
问男方,「身上硬硬的东西是什么」这句话。
  至于她最后赶我出来的语言,我根本不会去在意的当真,至于为什么?系统
已经给了我最好的答案,那就是桐乃对我的好感,从下午第一次见面的10,瞬
间涨到35,已经和下午「浴室事件」之后的高坂佳乃一个样了。
  有系统这个明确的数字说明,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正准备回房间睡觉时,
桐乃的卧室再次打开,只见桐乃仅把脑袋伸出来以刚才赶我出来完全不同的语气
道:「呃,那个……笨蛋京介,『真妹大奸』的CD就先放在你那,你空闲时…
…不,我命令你,不管你有没时间,一定要玩,然后两天后告诉我游戏感想,如
果你不玩,我就告诉爸爸,说你刚才把我强奸了,让他抓你去枪毙!」说完,不
等我回答的便嘭的一声再次把门关上。
  我那个去,我说妹妹,从最开始的威胁是,给妈妈打我的小报告,然后到告
诉爸爸性骚扰让我被关,到最后直接强奸枪毙都跑出来了,真是一次比一次狠,
是在下输了,你真行。
  至于桐乃口中的「真妹大奸」CD,光这名字就猜到,没错,就是桐乃装在
星屑梅璐璐盒子里的那CD,这一切事件的起因;在两人的「人生商讨」之后,
虽然已不再那么重要,但是却成了我的「新任务道具」。
  玩后感想么?桐乃这前后的两种表现,果然和系统上好感数据对上,而且就
在刚才她说让我玩后给游戏感想之后,好感又再次的上涨了1,变36了,看来
桐乃不愧是后宫第一候补,这好感涨得比想象中的要快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