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为奴为夫为魔王】(16)

【为奴为夫为魔王】(16)


               第十六章
  第二天早上,两人「晨练」一番之后,就一起梳洗用餐,分先后前往骑士团,
阿易到了骑士团营地后,本想着找几位副团长切磋一下,却发现竟然全都不在,
稍微打听一下,才知道最近骑士团内队长以上级别的人似乎都被分派了什么任务,
白天根本见不到他们,这让阿易大失所望,呆在营地里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主人,脑海中浮现出那抹倩影,心里一阵失落,这时候
要是蓝葵在的话,肯定用出各种方法把他折腾得一刻也闲不下来,可是此时蓝葵
不在他身边,他虽然很是悠闲自在,但是却变得无比茫然,心里感觉空落落地,
好像少了点什么……偏偏蕾娅也不在,他兴趣缺缺地稍微听了一下几位骑士教官
的课,熬到中午,就离开了营地,准备回去让妮露陪陪自己,打发一下时间。
  走到半路,他忽然想起了莎夏,那个天真俏皮的小丫头的确让他很是喜欢,
此时一想起,忍不住就想去看看自己这个小妹妹,以及那美艳绝伦的艾莉夫人…
…心念一动,就再也停不下来,她们母女俩的音容笑貌不断涌现在眼前,阿易立
马改了主意,把缰绳一扯,就驾着独角兽往那条小巷而去。
  到了莎夏家门口,怎么敲门都没人回应,这让阿易相当郁闷,正垂头丧气时,
一个熟悉的稚嫩声音传来:「恩?哥哥!你来看莎夏了?」
  阿易扭头一看,艾莉母女俩就在路口,似乎刚刚回来,莎夏一见到他就兴冲
冲地跑了过来,小脸上布满了欣喜的笑容,一下子就扑在了他的大腿上,仰起小
脑袋笑问道:「哥哥是来找莎夏玩儿的么?」
  阿易一见到莎夏,不仅心里的空虚感消了大半,而且整个人都像被一轮暖阳
给包裹住了,他牵起莎夏的小手,微笑道:「是啊,我有些想莎夏了,就过来看
看你,莎夏刚刚干什么去了呢?」
  莎夏一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甚至还泛上几丝红晕,笑道:「莎夏也
很想哥哥的,今天…今天妈妈带我去找老师了……」
  阿易正想继续问,艾莉此时也走了过来,她依旧笑得那么恬静温柔,连忙打
开门请阿易进屋里坐,阿易也笑着应答,就把独角兽随意拴在了一边的木桩上。
准备进门时,莎夏却走到两人中间,一手牵起一个,笑呵呵地就往屋里走,她似
乎就想让妈妈和哥哥一起牵着自己,阿易倒没什么,艾莉却很是尴尬,他们这样
未免太像一家三口了,弄得她都不敢去看阿易的表情……进屋坐下后,阿易才弄
明白,原来今天艾莉带着女儿去拜访她的恩师了,那是一位乌金级药剂师,曾经
在郡城里的勇者公学执教,现在已经辞职专心研究药剂,艾莉想让女儿和自己走
同样的道路,就带着她前去拜师,对方看在她的情面上,也就答应了下来。
  阿易第一时间就问起学费是否足够,艾莉一边道谢一边表示自己负担得起,
现在她没了那一身的债务,身为奥金级药剂师,想赚钱还是很轻松的。
  「哥哥,莎夏不想天天去上课,那个老爷爷…那个老爷爷总是板着个脸,莎
夏不想跟他学……」莎夏挽着阿易的胳膊撒娇道。
  阿易看着她那副既无辜又不情愿的小模样,真是越看越喜欢,简直想在她的
小脸蛋上亲上两口,不过她母亲在侧,阿易也不敢放肆,抚摸着她软绵的头发道:
「莎夏乖,那个老爷爷很厉害的,你得跟着他认认真真地学,将来莎夏一定能变
成一个了不起的药剂师。」
  「唔…莎夏还是不想…对了,哥哥,刚才你牵着的那匹白马,它怎么长着角
啊?」莎夏一脸疑惑道。
  「那不是白马,那是一匹独角兽,我是骑士,它是我的坐骑。」阿易笑答道。
  莎夏的那双大眼睛顿时放出光来,神采奕奕地道:「独角兽?哥哥,莎夏可
以骑一下它么?」
  「当然可以啊,莎夏骑过马么?」
  莎夏遗憾地摇了摇头,撅起小嘴道:「没有,我长这么大了,连城都没出过,
哪有机会骑马啊……」
  艾莉和阿易听了这话,都是一阵心疼,阿易叹了口气,微笑道:「那…这样
好不好,哥哥现在带你骑着独角兽去城外玩儿,但你得答应哥哥,从明天开始,
好好去听那位老爷爷讲课,怎么样?」
  莎夏面露惊喜,连连点头,高兴得扑了上来,对着阿易脸上就是一口,亲得
阿易脸都红了,亲完之后就箍着阿易的脖子嬉笑道:「太好了!哥哥真好!莎夏
…莎夏以后,会好好跟那个老爷爷学的……」
  艾莉本来一路上都在为莎夏不愿上课的事纠缠不休,差点儿就要打骂她一顿
给她点教训了,现在阿易出面解决,她在一旁看得很是欣慰,却还是有些不好意
思地道:「阿易,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这丫头太缠人了,我怕耽误你的事……」
  阿易笑着挥了挥手道:「不要紧的,艾莉夫人,这一阵子我没什么事可做,
陪莎夏玩会儿也好。」这真是大实话,现在他真是有些像只无头苍蝇,不知道做
什么好,和自己这可爱灵秀的小妹妹在一起反而觉得充实很多。
  艾莉见阿易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连声道谢,留阿易在家吃了午
饭之后,就让他带着莎夏准备出城,临走前还拉着莎夏嘱咐个不停,生怕莎夏骑
马的时候不小心摔着绊着,阿易拍着胸脯再三保证后,她才勉强安下心来,目送
两人离开。
  虽然嘴上说能保证莎夏毫发无伤,可阿易还是不敢轻视,他自己都还只学了
一天的骑术,现在莎夏和自己同骑,他突然有些后怕,要是莎夏真的一不小心受
了点儿什么伤,别说怎么跟艾莉夫人交代了,自己首先就得心疼死。为了以防万
一,出城以后,他就用几段丝绸将莎夏的上身和自己的腰腹牢牢地绑在一起,还
尽量让独角兽走得平稳些,就和莎夏同骑,在郊外的草地上慢悠悠地一边前行一
边享受着阳光和微风。
  莎夏一出城,就一个劲地四处张望,打量着这片新奇的世界,看着城门口往
来的男女老少,城门外宽阔广袤的平原和更远处那一片翠绿的林海,以及后面那
起伏朦胧的山峦,她像个初次来到人世的婴儿一样,一边兴奋地东张西望,一边
拉着阿易问这问那的,弄得阿易哭笑不得,却又满心喜爱。
  和莎夏在一起,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过去的主人,那时候主人的形貌就和莎
夏差不多,都是可爱至极的小姑娘,不过主人可不会这么亲近自己,简直连话都
不愿多说两句,像座冰山似的,哪有莎夏这么既伶俐又讨人喜欢。阿易不禁暗想,
要是当时的主人能像莎夏这样,那该有多美好?
  一想及此,正巧莎夏转过小脑袋来问他事情,在他眼里,莎夏的面庞竟然和
主人的面庞重叠在了一起,甚至让他产生了自己正抱着年幼主人的幻觉,他越看
越迷糊,最后竟忍不住在莎夏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莎夏被这么一亲,小脸刷地红了半边,却没那么害羞,也反过来在阿易脸上
啾地亲了一口,天真地笑道:「哥哥,我们这样走太慢了,莎夏想快点去那边的
山里看看,让独角兽跑快一点好不好?」
  阿易刚才神智恍惚,此时听了莎夏的声音,这才清醒过来,有些局促地道:
「好…好…莎夏,那你抓紧马鞍,千万别松手。」说着就驾驭起独角兽,缓缓加
快速度,莎夏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疾风,兴奋得欢笑出声,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疾
驰,不停地对阿易模模糊糊地诉说她的各种体会,阿易也笑容满面,能让自己妹
妹这么高兴,他觉得心里满足极了。
  疾驰了一会儿,阿易就带着莎夏穿越密林,到了灵雾山脉,和她在山里四处
游逛,带着她去深潭、山巅、峡谷、栈道、悬崖等各个地方,每处地方都会让莎
夏惊呼不已,仿佛处处都是新鲜,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而山中的各种生灵也都
让她又惊又喜,缠着阿易一一帮她弄来,阿易也乐得忙活,又是捉蝴蝶又是捕灵
兽,甚至还和莎夏一起追一只小麋鹿追了半天,两人都玩儿得不知疲倦,自在得
很。
  直到日落西山,阿易就从空间袋里取出饮食,和莎夏席地而坐,一顿晚饭也
吃得很是轻松愉悦,回家路上,莎夏一直都在兴高采烈地说着今天见到的一切,
心里的幸福欢喜像是要满溢出来似的,时不时地就偏过脑袋亲一下阿易,让阿易
不禁生出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回到莎夏家里时,已经入夜,莎夏疯玩了大半天,此时竟然趴在马背上睡着
了,阿易见她睡得酣甜,不忍心吵醒她,就将她缓缓抱下鞍来,轻轻口门,艾莉
开门一看,女儿安然无恙,睡得正香,这才松了口气,招呼阿易进屋。
  阿易抱着莎夏进了房间,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
的睡颜,才起身向艾莉夫人行礼告辞。
  刚准备离开,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一看,莎夏的小手上正捏着自己的空间
袋,刚才路上因为她好奇心大起自己就借给她玩儿了,刚想回身去拿,却不料脚
下一滑,这房间又很狭促,阿易没控制住身形,一下子就扑倒了正在给莎夏盖被
子的艾莉。
  「对…对不起,艾莉夫人……」阿易整个人都压在了艾莉身上,只觉得像是
躺在一团又暖又软的棉花上,一股醉人的女人香气扑鼻而来,一时之间竟有些舍
不得起来,可心里的窘迫还是让他挣扎着撑起双手。
  然而一抬眼,就看见艾莉那张摄人心魄的娇颜,此时她的腮边都满是酡红,
正紧咬着下唇,有些急促地喘息着,一双杏眼水蒙蒙地,一点儿责怪阿易的意思
也没有,反而像是有些期待,这既羞涩又惶惶不安的神情出现在她那张绝色的玉
容上,顿时大放魅力,阿易不禁看得痴痴然,呼吸也渐渐粗重……最终,他的双
眼移到了艾莉的嘴唇上,和蕾娅的薄唇不同,艾莉的双唇像两片玫瑰花瓣似地鲜
红饱满,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阿易越看越是想含住它们吸吮个过瘾,犹豫了片
刻之后,他的理智还是被摧垮,猛地凑上前去,一口吻上了艾莉的双唇,一入口
就像是吃到什么世间美味一样,津津有味地嘬吸起来。
  艾莉惊得闷哼了一声,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任由阿易含住自己的唇舌忘情地
吸吮舔吻,慢慢地,她也渐入佳境,开始主动活动起秀舌和阿易缠绵起来。
  这一吻直吻得两人喘不过气才悻悻然罢休,阿易分口口舌,一边喘息一边品
味着口中那香甜滑腻的津液,两只眼睛像要喷出火来,他深情地望着同样迷醉娇
喘的艾莉,兴奋道:「艾莉…艾莉夫人,您…您太美了…我…我好喜欢您…我…
可不可以……」
  艾莉此时也是春情荡漾,她在第一次见到阿易时,就对这个俊朗不凡的少年
动了心思,后来阿易又屡屡出手,将她原本暗无天日的生活变得充满希望,她恨
不能以身相许,只是出于年龄、身份和自己女儿等种种考虑,才没有向阿易表明
心迹,此时和阿易竟已经成了箭在弦上,内心的情欲再也无法抑制,然而她也不
好意思开口,只是满面羞红地轻轻点了点头。
  阿易简直欣喜若狂,再不忍耐,又一口吻了上去,这次两人吻得更加热烈火
辣,仿佛要把对方的唇舌都吞进肚里似的,他们一边激吻,一边胡乱撕扯对方的
衣服,阿易心中欲火狂涌,两手一抓就把艾莉的上衣给粗暴地撕扯开了,两只硕
大浑圆的乳球卟地弹了出来,把阿易一下就给惊呆了,他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乳
房,像两个小西瓜似的在艾莉胸前摇摇晃晃,掀起阵阵晃眼的乳浪,大片雪白的
美肉中间,是两片粉色的乳晕,两粒粉色的葡萄静静地躺在上面,看得阿易狂咽
口水。
  他喘息得越来越粗,最终忍不住两手齐伸,分别抓住了那两团软肉,兴奋无
比地揉搓起来,艾莉被阿易那双火热的大手抓住胸部,顿时发出一声迷人的娇呼,
然而因为莎夏就在旁边睡觉,她不敢放肆地欢叫呻吟,赶紧压抑了下来。
  「艾莉…艾莉夫人,您的奶子…好大啊…好软…摸着太舒服了……」阿易压
低声音亢奋地道,他越揉越觉得手感绝妙,根本停不下来,手里像捏着两团水球
似的,可以随意揉成各种形状,而且即使整只手使劲握住,还是有大片的嫩肉从
指缝间流出,此时阿易只恨少生了两只手,不能把这两团乳球尽情包裹住揉个尽
兴。
  「唔…轻…轻点儿,别…别叫我夫人…你…你就叫我艾莉吧……」艾莉只觉
胸前传来阵阵的酥麻快感,阿易手上的热力像是能侵入身体似的,自己的心都被
他给揉得快要融化了。
  「好…艾…艾莉……」阿易听了,心中情欲更盛,看着手中那两块樱桃点缀
的大粉团,他猛吞了一口唾液,然后伏下脑袋,一口含住了艾莉的右乳前端,用
力地吸吮起来。
  艾莉瞬间呻吟出声,赶紧用手把嘴捂住,乳头处那电击般的麻痒快感让她快
活极了,却还是只能压抑着不敢叫出声来,阿易此时也已接近疯狂,家里的女仆
还有蕾娅的奶子他都吸过,可是都不像艾莉这两团丰乳有这么浓的奶香,那香气
又甜又腻,让阿易沉醉其中,难以自拔,像要把整只乳房都吃掉似的拼命吸吮,
艾莉的乳头早已突起,变得有些发硬,阿易便随之吐出了一些雪肉,含住那颗葡
萄嘬吸个不停,同时两只手也没闲着,依旧抓着她的两只巨乳尽情地揉摸,这让
艾莉更加无法忍耐,面色胀得通红,死死地用力捂住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叫喊。
  可过了一会儿,阿易突然觉得口中的小葡萄在往外喷着汁液,那汁液又甜又
热,还有股淡淡的腥味,与此同时,艾莉像是被电流击中似的,上身一阵颤抖,
忍不住嘤嘤哼出声来,阿易自然而然地将那汁液吸进肚里,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
来,这竟然是艾莉的奶子在喷射乳汁!
  弄清楚之后,阿易顿时像着了魔一样,更加用力地咬住艾莉的乳头猛吸,两
手一起抓住这只巨乳挤压揉捏,像是要把里面的奶汁全都挤榨出来喝个干净似的,
吸了一会儿,他又把另一边乳房也含进了嘴里,两只坚挺的乳头被他吸得奶水激
射,他只觉乐得魂都快飞出体外了,像个饿极了的孩子似的,贪婪地享用着艾莉
的双乳。
  「呼…唔…唔…阿易…别…别弄了…快…快点办正事吧…我…我下面…好热
…好痒啊……」艾莉只觉两腿间像有千万条小虫在爬来爬去,浑身上下也热得发
烫,死命地压低声音催促道。
  阿易这才稍微清醒,一抬头就看见艾莉那副春情泛滥的急切神色,那动人的
娇颜就像是一杯烈酒,让阿易的欲火烧得更加旺盛,他一个前扑就再度吻上了那
两瓣丰唇,同时往自己身下一扒,那根憋了许久的粗长肉棍就噌地蹦了出来,然
后三两下就把艾莉的裙子和内裤扯下,露出那一片乌黑的芳草地……他一边和艾
莉热吻,一边扶着龟头抵住她的两瓣大小阴唇,刚一抵住,艾莉就激动得浑身颤
抖了一阵,他用龟头在阴唇上磨了磨,发现艾莉的小穴口都已经湿了个透,心中
狂喜,便腰部发力,往前使劲一顶,就把大半个龟头塞进了艾莉的小穴里。
  「唔…呜呜呜…恩…恩……」艾莉感觉自己的私处被一个鸡蛋大小的硬物插
入,喉间发出呜呜的娇啼声,随着阿易的渐渐深入,她惊喜地发现,阿易的鸡巴
竟然这么粗壮,自己那生过孩子的小穴都被塞得满满当当,她已经两年没有碰过
男人了,此时被阿易骤然插入,那极度充实的快美让她几乎一瞬间就达到了一个
小高潮,两条大白腿死死地箍住了阿易的腰背,身体一抖一抖地,已然亢奋至极。
  当阿易用鸡巴顶到她的花心时,不禁暗自吃惊,她的小屄可真深啊,平时自
己肏那些女人时总能留下小半根鸡巴在外面,而此时自己得连根插入才能抵达她
的花心,细细品味之下,觉得艾莉的小穴虽然不是很紧,可是却有更多层层叠叠
的小肉褶,磨得鸡巴每一处都很舒服,至此,他再也无法忍耐哪怕一刻,一边和
艾莉忘情地激吻,一边耸动腰腿,开始前前后后地抽插起来。
  「唔…唔…唔嗯!呜…啊…啊……」艾莉只觉阿易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小穴里
面横冲直撞,那坚硬粗大的龟头一下又一下地刮磨着自己小穴中的嫩肉,自己浑
身上下都被小穴里传来的强烈快感给弄得酥软无力,粗略感觉,他的鸡巴竟然比
自己那死去丈夫的大上三分之一还多,连自己那从未被触及到的花心,此时也被
他的龟头不停地粗暴侵犯,那又麻又酸的极致舒爽感觉让她快活得想要尖叫,可
是莎夏就在身旁,她只能拼了命地忍住,一个劲地嘤嘤闷哼,像是在欢笑又像是
在哭泣,那迷人的轻微声音让阿易更加兴奋,一手搂着她的大腿,一手攀上了她
的双乳大力地揉搓,下体更是像风炉一样疯狂活动,开始加快速度狠肏那湿淋淋
的小蜜穴。
  忽然,一旁的莎夏翻了个身,两人顿时都被吓得停止了动作,转眼望去,只
见莎夏并未苏醒,还在那儿梦呓道:「哥哥…哥哥…莎夏要那只…那只青鸟…你
…你帮莎夏弄来…好不好……」
  两人这才松了口气,不由得相视一笑,便再度纠缠在一起。阿易一想到莎夏
就在旁边酣睡,而自己却在这里肏她妈妈,还吸了那么多她妈妈的奶汁,心里忽
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兴奋,更加干劲十足,连鸡巴都更加涨硬了一些。他将艾莉一
把抱起,两个人变成坐在床上,他伸出两手托住了艾莉的两瓣肥臀,忍不住揉捏
了两下,然后就开始上上下下地挺动臀部,继续在艾莉的蜜穴里狠命抽插。
  艾莉此时也对阿易完全放开了自己的身心,主动地扭动腰臀,迎合阿易抽肏
的同时,整个人像条章鱼似的紧紧缠住了阿易的身体,用自己的那对豪乳在阿易
胸前上下摩擦,让阿易也爽得哼哼唧唧地,不禁越肏越快。而经历过刚才的惊吓,
艾莉总会时不时地朝着莎夏瞥一眼,确认她是否熟睡,在女儿面前和男人干成这
副德行,还放浪地自己摆臀求欢,艾莉既羞窘又萌生了一种奇异的快感,雪白的
娇躯因为过于兴奋已经披上了妖异的粉红色,俏丽迷人的面庞更添妩媚风情,偏
偏阿易又抽插得过于凶猛,很快,艾莉的小穴就开始止不住地打着颤,没多久就
攀上了真正的巅峰。
  阿易被那层层穴肉的骤然夹紧和那一股股暖流的冲洗爽得倒吸凉气,赶紧狂
挺下体,飞快地抽插了几下之后,还没等艾莉高潮完毕,就抵住她的花心激烈地
喷射起来。艾莉本来就被久违已久的性高潮给刺激得神志不清,全身巨颤,几乎
就要忍不住尖叫出声,此时被阿易那水箭一般地滚烫白浆击打着花心深处,再也
无法忍受,一口下去,死死地咬住了阿易的肩膀,拼命地发泄着因极乐快感而想
要高呼尖叫的冲动。
  肩头疼得像要撕裂,鸡巴却在噗啾噗啾地大射特射,两处强烈的刺激都快把
阿易折磨疯了,直到两人的高潮结束之后,艾莉才缓缓松开了口舌,像要虚脱似
的,靠在阿易身上吁吁娇喘,下体却还时不时地颤抖一下,阿易一边喘息,一边
抚摸着她滑腻的背脊和那头乌黑的秀发。两人心中依旧满满都是情思,稍微休息
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了唇舌缠绵。
  「阿易…我们…别在床上了…我怕…我怕吵醒莎夏……」艾莉忽然娇羞地垂
下了脑袋,小声支吾道。
  阿易看着她那副小家碧玉的羞涩模样,越看越觉得喜爱非常,便笑着将她轻
轻抱起,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可是这房间实在太狭促,又没有第二张床,阿易只
好将她放在桌子上,自己从背后挺着鸡巴肏进她的小屄里,这时他惊喜地发现,
因为艾莉的屁股又大又圆,两团丰满的软肉把自己的鸡巴根部都给夹住了,自己
插入抽出的时候,鸡巴都会和那两瓣臀肉先摩擦摩擦,跟小穴里的火热肉壁不同,
两边的臀肉冰凉冰凉地,还滑不溜丢,弄得鸡巴一半冷一半热的,比之前正面肏
屄时还要过瘾得多,刚刚发泄过的欲火顿时又熊熊燃烧起来,他两手紧紧握住艾
莉的两瓣肥臀,一边揉捏把玩,一边开始挥舞肉棍抽插搅动……又做了两次之后,
艾莉才因为下体生疼而哀求叫停,阿易虽然还没满足,却也舍不得再折腾她,就
抽出鸡巴抱着她坐在桌边,两人虽然没有继续性交,可却依旧渴求着对方的肉体,
紧紧相拥在一起亲吻对方的面庞和脖颈,在对方身上到处乱摸,似乎都是意犹未
尽。
  「艾莉,你…你今年多大了啊?」阿易抚摸着怀中的美人儿,笑问道。
  「恩?我…我今年三十二岁了…怎么?我…我看上去很老么?」艾莉有些忧
虑地摸着自己的脸问道。
  阿易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是觉得…艾莉你看上去…和我姐姐差不多大,
所以就想问问……」
  艾莉这才松了口气,笑道:「原来你还有个姐姐,那…你姐姐是个什么样的
姑娘呢?」
  艾莉只是随口一问,阿易却兴致勃勃地向她讲起了蕾娅,从她和自己初遇说
起,林林总总,一直说到她教自己骑术,艾莉这才听明白,哪是什么姐姐,明明
就是恋人,而且还是阿易的未婚妻,听着听着,她只觉心里一阵阵莫名地刺痛,
却也不好说什么,在她心里,她和阿易恐怕也只能止步于此,没法再更进一步了,
而且自己又亏欠他那么多,他要和谁在一起,自己是没有资格过问的。
  「艾莉…那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阿易忽然将艾莉扶起,凝视着她的
双眸,吞吞吐吐地道。
  艾莉愣了愣,有些疲惫地挤出一丝笑容,示意他开口。
  阿易犹豫了片刻,最终开口道:「艾莉…你…你可不可以…像我姐姐那样…
嫁…嫁给我呢?」
  艾莉顿时睁大了那双杏眼,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阿易,双唇一张一合,却一
个字也说不出口,上身因为呼吸急促而微微起伏着,她只觉自己的心跳得快要扑
腾出来了,却还是转过脸去,面露悲戚之色,颤声道:「你…你别…别说傻话了
…我已经…已经嫁过人,现在是个带着女儿的寡妇,你…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是
奥金级骑士…以后前途无量,家里也那么富裕…怎么会…怎么会娶我…娶我这么
个……」
  阿易将她一把搂住,柔声道:「嫁过人有什么要紧的,我不在乎这些的,而
且,这两天我跟你还有莎夏妹妹在一起,觉得好温馨,好幸福,我好想…好想让
你们俩真的成为我的家人……」阿易才说到一半,眼眶已经通红湿润,他一个孤
儿,从没尝过有家庭和家人是什么滋味,即使是有了妮露和蕾娅这两个心爱之人
也还是如此,可是他和艾莉母女俩相处了两天,看着两人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
艾莉对女儿的叮嘱关爱,莎夏对母亲的依赖亲昵,那份家人之间深切交融的温情
真是让他羡慕得不得了,「艾莉,求…求求你了,你就答应我吧,我…我会照顾
好你和莎夏妹妹的…嫁给我…好不好?」
  艾莉早已经感动得泪流满面,阿易真挚直白的求婚,让她那因伤痛而紧闭的
心扉也缓缓洞开,她扑在阿易肩上抽泣不止,呜咽道:「恩…恩,我…我答应你
……」艾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和这个少年相处不过两天,可就是愿意去
相信他,甚至愿意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他,仿佛自己已经和他做了两年的恩爱
夫妻一样,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就像回到了那少女怀春的岁月,内心悸动频频。
  阿易愣了半晌,然后竟欢喜得叫出声来,接着立马反应,赶紧捂住了嘴,往
床上看了看,莎夏还睡得很安稳,这才松了口气,转而捧过艾莉的小脸,在她布
满泪痕的面容上又吸又吻,把艾莉吻得咯咯娇笑,很快就止住了哭泣。
  阿易像是被施了回春术似的,整个人神采奕奕,没有半分疲态,笑呵呵地搂
着艾莉道:「对了,艾莉,虽然我现在不能娶你,不过我们可以住在一起啊,明
天我就来帮你搬家,让你和莎夏妹妹住到我家去。」之前他说起蕾娅的时候,也
向艾莉提起过自己那二十五岁前不能娶妻的奇怪规矩,艾莉虽然啧啧称奇,却也
不觉得十分怪异,的确有不少贵族为了子嗣成才而多加限制。
  艾莉一听,笑容收敛了许多,缓缓摇头道:「不行,阿易,我…我不能和你
住在一起……」
  「为什么?」阿易大睁着眼睛疑问道,蕾娅不愿和他住在一起已经让他烦恼
不堪,现在艾莉也不肯,简直让他有些抓狂。
  艾莉叹了口气,秀眉紧蹙道:「你刚才说,自己已经有两位未婚妻了,其中,
妮露是你的女仆,照你说来,性格相当温和,也很乖巧懂事,我倒不担心她,只
是这蕾娅……」她摸了摸阿易的脖子,上面隐约可见两排浅浅的齿印,「照你刚
才所说,似乎很爱嫉妒,脾气也不小,而且还是你们骑士团中的一个队长,她因
为在乎你和她的名声而不和你同住,万一她见我和你住在了一起,心有不甘,想
要收拾我们母女俩,还不是小菜一碟……」
  阿易一听,急切地解释道:「不会的!蕾娅姐姐…虽然偶尔很凶,可是她人
很好的,她绝对不会伤害你和莎夏妹妹的!」
  艾莉却摇了摇头,有些抱歉地道:「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完全安心,凡事
都有万一,莎夏…莎夏就是我的命,她太小了,我…我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更
不能让她受伤害,所以…阿易…对不起……」说着,她伏上了阿易的肩头,「等
以后…以后你真的娶了我,那时莎夏也长大成人,我才能放心地和你在一起……」
  阿易那原本欢呼雀跃的心顿时凉了大半,暗暗神伤,心想,居然又是这样,
自己要是现在就能娶妻成家,该有多好?
  虽然心里千百般的不愿意,但他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垂眼帘,遗
憾道:「艾莉,你放心,我一定会如约娶你的,不过…就算现在你不能和我一起
住,你和莎夏妹妹也不能再住这样的屋子了,我明天就陪你去买新房子。」
  「不…不用这样的,我现在没有债务了,很快就能攒够钱换个新家,你不用
担心……」艾莉连忙推辞道。
  「不行!艾莉你已经答应嫁给我,现在你和莎夏妹妹都是我的家人了,我不
能看着你们吃苦受累,一刻也不行!」阿易将她紧紧抱在胸前,郑重道,「而且,
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的钱你当然可以随便花啊,什么叫不用担心啊?」
  艾莉不禁为之动容,阿易的话让她心里甜丝丝地,也就不再推辞,稍微点了
点头,就忍不住再次和自己这可爱至极的小情郎亲吻起来。
  两人又温存了许久,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因为莎夏的缘故,艾莉没有留
阿易过夜,两人吻别一番之后,阿易就骑着独角兽回家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