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隶孃】(23-24)

【隶孃】(23-24)


              隶孃贰拾三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房间中,陈惠帮我梳妆打扮,曾经教出许多新娘秘书的
她,从次特地为我画上最美的装扮,没一会门外鞭炮声响起,我知道迎娶的队伍
来了,但是按往例,房门外早佈好,重重关卡,在等待这群访客,我紧张的看着
陈惠她说「放心,甜心要对柳明有信心。」
  我点了点头;但手还是紧张的搓揉着,这时数位电视上,出现了柳明,穿着
衬衫、黑色西装、黑色西装裤,戴着他的伴郎团,浩浩荡荡地出现在大门外;第
一关把守的是潘倩,她说到。
  「欢迎各位,远道而来,但想见到新娘呢,还需要先过五关斩六将才行,喔!
因为是人生大事,用斩太不吉利,所以,我们改成过六关见新娘。」
  王芳说到。
  「那可以,不忌讳就过五关吗?」
  潘倩说到。
  「很遗憾,不能因为我们有交情,我就放水,这样很不公平,是吗?柳新郎
官。」
  柳明说到。
  「六六大顺是好数字,就六关吧,请关主出题吧。」
  潘倩说到。
  「很好,有气魄,那小妹我,就不客气了,根据可靠来源指出,柳新郎官的
体能,相当好,这样好了,我们不为难柳新郎官,单手伏地挺身,不难吧?」
  柳明说到。
  「不难。」
  潘倩说到。
  「很好,刚刚柳新郎官说了,六六大顺是好数目,那我们给柳新郎官,打个
折,六十下,一下二上。」
  王芳说到。
  「一个人!」
  潘倩说到。
  「你们有六个人,分一下吧,团队合作吗!给你们一分钟讨论时间,快喔。」
  说完他们便开始讨论,於是谢鑫第一棒,赵伟第二棒,吴瑞第三棒,严凯第
四棒,王芳第五棒,柳明压轴;由於王芳虽是伴郎,但还是女的,所以她做九下,
柳明做十一下,代表一生一世,在一阵努力后,顺利达成过了第一关。
  第二关关主是郑娜,拥有调酒师执照的她,笑起来特别甜美,她说道。
  「各位辛苦了,我特地准备了饮料,犒赏各位,请先喝吧。」
  身为她老公的严凯说到。
  「小心有诈。」
  柳明说到。
  「放心,区区四百西西,没放在眼里。」
  但他还是小心的先闻了闻,桌上的饮料后,指其中一杯说道。
  「这杯是针叶樱桃,苍柔最爱喝的。」
  郑娜说到。
  「真厉害,没错是针叶樱桃;但?还是请先喝吧。」
  於是他们六人,全喝完后,郑娜才说「男人嘛,免不了过去,都有些风流韵
事,在所难免,但从今以后,就要一生一世相守,所以?。」
  话还没说完,一名陈慧教室的领导人,便捧了个中式炒锅出来,所有人看到,
傻眼柳明说到。
  「糗了!是金盆洗手。」
  郑娜说道。
  「没错,就是金盆洗手,但手就不用洗了,这一关是,请喝乾这一锅的葡萄
珍珠汁。」
  严凯说到。
  「等等?我们这里有王芳耶。」
  不说还好,一说一个啤酒杯就出现了,郑娜说到。
  「请王芳用这啤酒杯,摇出一杯,单独喝光,我们也算。」
  王芳走过去,接过啤酒杯摇了一大杯,接近快满的程度,接着郑娜发给每人
一支大号吸管,在郑娜的一声令下,六名勇士,奋勇狂吸,终於在快窒息前,将
那一锅全喝光,六人皆击掌道贺,进到客厅是第三关,守关的是许嬛,她说道。
  「恭喜各位来到第三关,由於各位前面相当卖力,所以这关,给各位轻松一
下。」
  他老公赵伟说道。
  「感谢关主,我们喝饱、吃饱了。」
  许嬛说道。
  「所以,先给各位来个问答题,动动脑袋;请问,半升红豆和半升黑豆,加
起来是甚么呢?」
  柳明快速举手,许嬛说道。
  「请说。」
  柳明说到。
  「一升相思豆。」
  许嬛说道。
  「恭喜柳新郎倌答对,所以这一关是要请新郎倌,从这一公升的豆子中,挑
出?喔!原本是想六六三十六颗相思豆,但新娘拜託下,剪成十二颗,但只限二
十秒内完成,柳新郎官意下如何?」
  柳明说到。
  「用甚么夹?」
  许嬛拿出一双筷子说道。
  「这双鸳鸯筷。」
  柳明接过后,舔了一下上嘴唇说道。
  「来吧。」
  看的出来,他的眼神转成锐利,上扬的嘴角放下来了,他相当认真专注,柳
明来真的了,在许嬛说道。
  「开始。」
  他万分专注地从那一公升木盒中,挑出有红也有黑的相思豆,在许嬛读秒结
束前,柳明的手抬起来了,许嬛停止读秒,开始数着白玉碗中的豆子,正好十二
颗,且没有一颗是混的,全是相思豆,所有人拍手叫好;接着前往位在厨房的第
四关,把关的是纪襄,她说道。
  「贺喜各位老爷,成功来到第四关,人生道路上免不了,风风雨雨,感情也
是,会有酸、甜、苦、辣、鹹,所以这一关,就是考验新郎官,对新娘的熟悉度,
有多少?这里有一块看板,上面列举了五十道餐点饮料,酸、甜、苦、辣、鹹各
十道,请挑出新娘子,最爱的五道来代表,酸、甜、苦、辣和鹹?。」
  我看到柳明眼神,快速扫过,我知道他心里有谱了,纪襄说道。
  「计时?。」
             我和柳明同时说出
  「十秒。」
              陈惠惊讶的说
  「太快了吧?」
  我说到。
  「他太懂我的。」
  纪襄说道。
  「先说一下,这关处罚,是安全接吻喔!您?不考虑一下。」
  柳明很笃定的说到。
  「十秒。」
  纪襄将奇异笔交给柳明说到。
  「计时开始。」
  柳明很快速的在五道上,打勾,才六秒就作答完毕,柳明选的分别是「酸,
酸梅汁;甜,蜜黑豆;苦,黑咖啡;辣,芥末生鱼片;鹹,鹹粿(台湾小吃)。」
  我笑了笑,纪襄翻开答案版说道。
  「厉害。」
  柳明说到。
  「承让。」
  接着是第五关,但还没过去前他们六个遍讨论了一下,如今就只剩,谢鑫的
太座,还没出马外,其他的太太都出现了,但关卡,还有两关,吴瑞说「那就是
说,会有一位神秘嘉宾,串场!」
  这时他们听到一声猫叫,随后是亲切的日文问候,六位男士看过去,出现的
居然是,武田尤娜,她说道。
  「嗨,六位帅哥们,早安。」
  柳明用日文说到。
  「你不会是,第五关关主吧!」
  武田尤娜说到。
  「是啊,老师说难得机会,来参加玩玩,我就飞过来了啊。」
  柳明用中文翻译一遍,给其他人知道,所有人都有些晕,但看到武田尤娜拿
出的闯关道具,大家一致拍手,是一把西洋长笛,那可是柳明的强项,武田尤娜
拿出关卡任务卡,上面写着「请新郎吹出,今天你要嫁给我。」
  柳明用日文说了一遍,武田尤娜拍拍手说到。
  「要大声点喔,不然新娘听不到,就不算喔,加油。」
  柳明点了点头,拿起长笛,想了一下曲谱后,开始吹奏,优美的旋律,回荡
在楼梯间,我都快哭出来了,终於历经千山万水,柳明一行人,终於来到房门外,
第六关关主正是陈惠她说道。
  「各位辛苦了,想见我的甜心,是吗?
  伴郎团说道。
  「是。」
  陈惠说到。
  「那既然这样,我呢,也不想做坏人,这是第六关,所谓六六大顺,顺顺利
利,大发利市,大家都爱,对吧?」
  伴郎团说道。
  「对。」
  陈惠说到。
  「好,那请各位依高矮顺序,在楼梯站成一列,可以讨论一分钟,快。」
  他们六人很快的讨论了一下,由矮排到高,最矮的排在最靠近陈惠,接着陈
惠发了六支牙籤,一人一支,陈惠说「这关叫同心协力,顺顺利利,我手上有条
红色橡皮筋,请各位咬住尖的一面,钝的对外,然后我会给第一个人套上,依序
传递,三十秒内,传到最后一个,算闯关成功,放心我准备了一大捆的红色橡皮
筋,准备好了吗?」
  伴郎团说道。
  「好了。」
  说完便开始,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在经过两次失败后,第三次终於,圆
满闯关成功,陈惠将房门打开了,柳明也终於见到我,他正想亲我时,陈惠阻止,
柳明才没有,他上前半跪在我面前,将捧花交给我,我小声说到。
  「辛苦了。」
  柳明说到。
  「值得。」
  陈惠说到。
  「还没呢,新娘还没穿鞋呢。」
  柳明看了一下,我的鞋子,平底雪白鞋,的确在我裙摆旁边,他小心掀起我
的裙摆,帮我穿上鞋子,之后搀扶我起来,扶着我下了楼梯,来到客厅,我父母
打扮的光鲜亮丽,坐在那边等我们了,走过去后我和柳明,双双跪在他们面前的
软垫上,之后谢鑫将一大包的聘金,交给柳明,由他双手奉上给了父亲,接过后
他先摆在一旁,陈惠拿出两把绑着红绳的扇子,交给母亲,母亲转交给我之后,
母亲说到。
  「柳明,我这女儿,从小就聪明乖顺,但就是脾气倔,你要多迁就他一些。」
               柳明点头说
  「我会的,妈。」
  母亲接着说。
  「苍柔,你也长大了,当人家媳妇了,那倔脾气,要懂得收敛,一切要以和
为贵,知道吗?」
  我低着头,忍着泪水说到。
  「是的,妈。」
  父亲说到。
  「家和万事兴,柳明,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柳明说到。
  「是的,我一定会照顾好苍柔,不会让他受到,半点委屈的。」
  我说到。
  「谢谢你们养育之恩,恳求原谅,女儿不孝。」
  说完我深深的趴在地上,双手按在地板,伏地叩拜,眼泪狂流出来,柳明和
陈惠,将我扶起身,让我跪坐好,后柳明说到。
  「两位请放心,我一定好好保护,并珍爱苍柔,让他幸福。」
  两老点了点头,说完陈惠示意柳明先站起来,到一边去,之后父母亲站起来,
上前帮我盖上白沙罩子,接着父母亲将我搀扶起来,父亲握着我的手,将我的手
交给柳明,他一手捧着我的手一手按着我的手,父亲在柳明手上面拍了两下,柳
明点了点头,父亲放开了手,我在陈惠与柳明搀扶下走出大门,在出大门时,纪
襄撑起了把黑伞在我头顶,在众人帮助下,我坐上了一台黑色宾士车,他绑着长
长的红线,柳明从另一边上后座,陈惠坐副驾驶座,谢鑫当司机,我按下车窗,
我握着绑有红包的一般扇子,靠在窗边,敲两下,在车开动后,我把扇子往车外
丢去;回到别墅后,纪襄再一次拿黑伞帮我遮天,下了车走进去时,几个人帮我
掀起裙摆,让我直接跨过门槛,之后摆着一个火炉和一块瓦片,陈惠小声地说
「跨过火盆,用力踩碎瓦片。」
  我照做用力踹碎瓦片,之后进到柳明房间,一起坐在一条柳明的西装裤上,
过好一会后,柳明才帮我掀开头罩,亲吻我一下,接着拉着我的手,走出房间,
来到客厅,由於柳明亲生母亲已经先回天国,小妈跟总裁又有些怪异,所以男方
家长代表,就只有总裁出席,我从陈惠手中接过餐盘,上面摆着一碗茶,我慢条
斯理的走了过去,与柳明一同来到柳吉安面前,我弯腰将茶奉上说道。
  「爸,请用茶。」
  柳吉安拿起茶,喝了一口后,塞了一个厚实红包,在茶旁边我说倒……
  「谢谢,爸。」
  柳吉安对我微笑,接着我们稍作休息后,便又上车,浩浩荡荡地前往教堂,
庄严肃穆的教堂,在休息室中陈惠帮我补了一下妆,换穿一件有着拖地的婚纱,
柳明先到牧师前等候了,接着我在陈惠搀扶下来到大厅门外,父亲牵我的手,小
声地说「搞不懂你们年轻人。」
  我说到。
  「给您添麻烦了。」
  父亲说到。
  「你开心就好。」
  我微笑,他帮我把白纱罩子再次盖过我的头,牵着我的手,这时穿着帅气的
王芳和伴娘服的潘倩,出现在我们身后,潘倩和王芳帮我拉了拉,那拖地的白纱
裙摆,使我宛如穿白纱的女王,接着我们四人在结婚进行曲中,缓缓进入礼堂,
来到牧师面前,父亲再次将我的手交给了柳明,接着便退到一边座位坐,福祥生
技总部的人员,与天祥广告设计的人员,与陈惠团队的领导人们,都坐在两旁的
椅子上,之后王芳与潘倩退到一边,站在一起,之后谢鑫将一个纸板,给了柳明,
他左手伸起,手指并拢念到「我们在天上的父啊,感恩您将白苍柔带到我身边来,
今日我在您面前,用我的心起誓,无论是快乐、痛苦,健康、疾病,富贵、贫穷,
我永远深爱,并疼惜,您所恩典於我的,白苍柔,因她是您所应许给我柳明的妻
子,此誓言直到,死亡将我两分开,讚美主,一切荣耀归於您,立誓者柳明。」
  他说完后,手放下来,纸板交给谢鑫,牧师说到。
  「感谢主。」
  接着换陈惠将纸板交给我,一样我的左手抬起,靠拢念到「我们在天上的父
啊,感恩您将柳明带到我身边来,今日我在您面前,用我的心起誓,无论是快乐、
痛苦,健康、疾病,富贵、贫穷,我永远深爱,并顺服,您所恩典於我的,柳明,
因他是您所应许给我白苍柔的丈夫,此誓言直到,死亡将我两分开,讚美主,一
切荣耀归於您,立誓者白苍柔。」
  说完后,我手放下,把指板交给陈惠,牧师说到。
  「感谢主,你现在可以,掀新娘的头罩了。」
  我和柳明面对面,他伸手掀开我的头罩,之后他从谢鑫手中,接过银色戒指,
套在我的右手无名指上,我从陈惠手中接过戒指,套在他左手无名指上,之后刘
明对着我说。
  「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的苍柔。」
  我说。
  「我也一样,会爱您一生一世的柳明。」
  接着我用口型说道。
  「我的主人。」
  柳明笑了,牧师说道。
  「你可以吻新娘了。」
  柳民给我深深的一吻,之后我们手牵着手走出礼堂,在踏出礼堂大门前,我
把捧花往后一丢,是潘倩接到的,后坐上车,车队浩浩荡荡的前往顶级餐厅,我
在更衣室中换上礼服,接着在柳明搀扶下,走进,来宾已全坐定位的大厅中,入
席后,萤幕开始拨放「我获得钻石殊荣的影片,参加全球大使比赛用的影片,获
得第二名殊荣的影片,参加大赛前和中间的照片剪辑,柳明的求婚影片,这回是
中文原音拨出,婚纱照的剪辑动画。」
  就这些没有其他,会尴尬的照片或影片,所以全场在欢乐的气氛中用餐,我
们将此次宴席所收的贺礼金,全数捐给世界展望会;宴席结束后,我和柳明让没
喝酒的王芳和潘倩,开车带我们回别墅,柳明只喝几杯,意思、意思,他在车上
说道。
  「如何,有满意吗?」
  我说到。
  「感谢,就感觉要有誓言,才算数。」
                潘倩说
  「怎么说呢?」
  柳明说到。
  「那是在神面前,对自己许下的誓言和承诺,违约!不单是失信於神,更是
失信於自己。」
  我说到。
  「我果然没嫁错人,太懂我了。」
  王芳说到。
  「那?那誓言?」
  我说到。
  「是我想出来的。」
                王芳说
  「真利害,但更感谢你,给我们机会。」
  我说到。
  「法律?迟早会合法的,但你们可以先暗立誓,也是好事不是吗?」
  潘倩说到。
  「感谢。」
  回到别墅后,王芳便开车走了,柳明将我抱起,带进别墅中,他先抱我到客
厅,让我躺在沙发上,他去沖泡营养餐之后,他拿起营养品先吞了些,过一会较
无酒气后,才过来拉我起来,跟他一起到厨房边,刚坐下,我就逗趣的说到。
  「夫婿,你知道古代女人,何时才跟自己相公,喝交杯酒吗?」
  柳明说到。
  「洞房花烛夜,宾客散去时。」
  我笑了笑说到。
  「是啊,三拜后,送入洞房,太太就被待在新房中,等着喝茫的夫婿回来,
揭头巾,那时才能喝交杯酒。」
  我摇动着,装着营养餐的瓶子,柳明看到发笑说到。
  「你不会想拿营养餐,来交杯吧!」
  我说到。
  「有啥不好,互助健康长寿啊!这可比杜康下肚,火烧肝肠,来的实在。」
  柳明拿起瓶子说道。
  「祝我美艳的老婆,青春永驻。」
              我也拿起来说
  「祝我帅气的老公,健康长寿。」
  之后我们手交叉,一起喝掉营养餐,之后他抱着我,进到他的房间中,脱去
衣物后,他帮我洗了个澡,擦乾身体后,他便抱我上床,赤裸的我,被他还环在
怀里,那感觉舒服极了,我说到。
  「夫婿,你今天过关时,不但不为了控制权被剥夺,而生气,还使全力一搏,
这不像我认识的龙宗耶。」
  柳明笑了笑说到。
  「闯关迎亲,本就是传统习俗,也是大家欢乐的时候,有甚么好生气的,相
反的我越认真,我越大气,不也显得我亘加重视、珍惜你吗?因为你是我的,不
管怎样关卡,我也一定破关,而且他们也已经相当放水了,还需要感谢他们呢,
怎会怪她们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
  「我在房间里,看着心里也是好着急哦。」
  柳明说到。
  「我知道你的手,都搓红了,真叫人心疼,对了!我听陈惠说,我们再过猜
你喜欢的食物时候,你也猜到,我会改时间十秒,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说到。
  「那个叫陆月的摄影师,喔!就是严凯的徒弟,他很会抓特写,他把你脸部
特写抓给我看了,我看到你在关主说规则时,便抓出我喜欢的食物了,而且那些,
我都早告诉过龙宗了啊。」
  柳明笑了笑说到。
  「这也多亏他,一边说一边让我看,我才很快想起,你所喜欢的食物。」
  我说到。
  「这也算放水吧?」
  柳明说。
  「我喜欢,这样的放水。」
  我们都笑了,但也都累了,连赶三场,真的是累了,再说落红,我早没红可
落了,夺走的人,就是正环抱着我的,这男人,於是这一晚,我们就在这样情况
下睡去。
  次日我醒来后,伸了个懒腰,不见柳明,我下了床走出房外,听到厨房那边,
传来声音,便好奇过去看看,没想到看到柳明,正在切着水果,他见到我说。道
「早啊,亲爱的。」
  我说。
  「早,夫婿,你在做甚么啊?」
  他将水果,丢进果汁机里,说到。
  「榨新鲜果汁,给你喝啊。」
  我笑了笑说到。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好在婆婆不在,不然定会怪我,是贪睡的恶媳妇。」
  柳明停顿了一下后说道。
  「她?不会说,你是恶媳妇的。」
  我喔了一声,紧张了一下,好在柳明随后的口气,缓和多了,他说道。
  「到是有人,打电话来关心你。」
  我说到。
  「谁啊?」
  柳明说到。
  「老爷子,他最早把我挖起来的,我担心电话声,吵到你,便急忙出来讲电
话,我跟他说你很好,他放心了,才挂电话,还有?。」
  我看着他,柳明停顿了一会,才说「师姐打电话来,说到。日本那一场,恐
怕要取消了。」
  我一听说道。
  「怎么会,那怎么办呢?」
  柳明说到。
  「师姐意思是说,因为我们都不是日本籍的,用日本礼法,有些不洽当;但
她还是帮你预约了一家,愿意租借白无垢和服的店家,让你跟我还是可以穿,传
统日本婚礼和服,在棚内拍照,让你过过瘾。」
  我说到。
  「就知道奈姊,最疼我了。」
  柳明说到。
  「是是?她最疼你,我不疼你。」
  我过去抱着他说到。
  「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还在吃这无名醋,她疼我,但比不上你宠爱我啊,是
吗?我最爱的夫婿。」
  我放开他,柳明转过身来,伸手勾起我的下巴说到。
  「你说说,这张美到翻的嘴,那么甜,我不宠你,宠谁啊?」
  我笑了笑说到。
  「吻我。」
  柳明说到。
  「我要你,服侍我。」
  我说到。
  「还来那样啊!」
  柳明笑了笑,从旁边拿出护膝,我说倒……
  「喔,你早有准备了。」
  柳明说到。
  「你不想要吗?」
  我说到。
  「渴望到快疯了。」
  说完柳明放开我,蹲了下来帮我穿上护膝,之后站了起来,换我跪下去,柳
明说到。
  「等等?。」
  我愣了一下,只见柳明靠在柜子边,伸手招了招,我爬过去后,从下面开始
舔弄他的子孙袋,他呻吟了一下之后,我舔上他的宝贝,将他整个含在嘴里,尽
情的舔弄着,他伸出一只手埋入我的发丝中,按着我的头,活动着,或许有护膝
保护吧,他的动作就显缓和,但没多久他的动作也趋於快速,听着他开始急促的
喘息声,我知道他快要了,於是我更加把劲的吸舔着,在他嘶吼声后,宝贝喷了,
我大口的将那,宝贵黏液吞进嘴里,在我舔弄乾净宝贝后,他将我扶起,喝了他
特调的果汁后,用过营养餐和营养品,他说到。
  「去穿套衣服,我们去区公所。」
  我火红着脸说道。
  「好。」
  便开心地去换穿,一件漂亮的外出服,接着跟着他出门,坐上车一路来到区
公所,这天洽公的人不多,我们很快便坐在柜台前,亲切的服务人员,拿出文件
让我们签写,柳明递出婚纱照,所有没事的人员,都挤过来观看,并祝贺我们,
柳明藏不住的开心与骄傲,纷纷跟他们说谢谢,办好后我们递出了身分证,不一
会新的身分证好了,其实就是在配偶栏后面,刻印上对方的名字,我的上面是柳
明,他的上面是白苍柔,就这样我们登记办好结婚,开心的在区公所亲吻,当然
他们说「可以合照一张吗?」
  柳明相当大方的说道。
  「可以。」
  於是我们便用区公所,漂亮的办公处当背景,拍了一张合照,在祝福声中,
我们离开了,有了这政府认证的文件后,我们便前往体验馆旗舰店,进到里面拿
出,我原本的申请书,柳明将他的名字、资料填写在我名字的下面,并註明夫妻,
我甜蜜蜜的微笑着,之后新的会员证发下来了,我和柳明的名字,一同刻印在上
面,我说倒……
  「那,事业夥伴,以后就荣辱与共了。」
  柳明搂着我说。道「放心,我们一定会合作,相当愉快的。」
  我笑了笑,由於我在台湾的夥伴们,都还在上班,所以我们便先回别墅,仅
到玄关,柳明见我停住,他二话不说把我抱起说道。
  「新婚期间,一切从简。」
  我羞涩的低着头,他将我抱进屋里,来到客厅他将我放在沙发上,坐在我旁
边,拍拍他的大腿,我趴躺上去,以他的腿当枕,躺在他脚上,他抚摸着我的身
体我说倒……
  「那王芳呢?你?。」
  我话说一半,便听到他在讲电话,便闭上嘴,不一会后他电话挂掉,继续抚
摸着我,时间静静的流动着,此时的安静,如同人说的无声胜有声,不一会,门
铃响了,柳明要我先坐起来,我乖乖照做,他站起来去开门,跟着他进来的是,
穿着衬衫、西装裤,理着西装头,相当帅气,又秀气的人,他走了进来说到。
  「午安,美丽的新娘子。」
  我笑了一下说到。
  「你真的,越来越帅了,王芳。」
  王芳拉了拉衬衫说道。
  「是吗?谢谢讚美。」
  说完她走了过来,柳明从冰箱拿出两瓶咖啡,一瓶葡萄汁,走了过来,将葡
萄汁递给我,一瓶咖啡递给王芳,她接过后和我一起说道。
  「谢谢。」
  之后柳明坐在我旁边,王芳单独坐在单人座沙发,上我说倒……
  「刚刚还在跟夫婿,提到你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柳明说到。
  「是我请她来的。」
  我发现柳明用请,而非叫,也是王芳现在,不是他秘书了,是不能再随意,
用那种字眼,王芳笑了笑说到。
  「客气了,新郎官邀约,岂有不来的道理。」
  我说到。
  「那你现在?。」
  王芳说到。
  「我现在都在帮倩,整理和送他夥伴订的货,毕竟倩,还要上班,时间不多,
所以我帮她先跑。」
  我说到。
  「真是体贴的先生。」
  王芳抓抓头说道。
  「应该的。」
  我说到。
  「你应该很清楚吧,你要是没有自己夥伴,到时海外旅游,很难跟公司申请。」
  王芳没说话,但她马上听出,我话中话的意思,她说道。
  「您的意思是说!」
               我笑笑地说
  「要是你不嫌弃,我这常在日本,少回来的推荐人的话,我很热意做你的推
荐人。」
  王芳开心的说到。
  「能得到亚洲第一,美容、健康大使的推荐,我求之不得啊。」
  我笑了笑说到。
  「那走吧,去公司填申请书吧。」
               隶孃贰拾肆
  王芳点了一下头,至於车子,那自然是各开个的,我坐柳明的车,王芳开自
己的车子,来到体验馆后,恰巧遇上来採购的陈惠,我们开心的拥抱,陈惠将买
东西的重责大任,交给她先生谢鑫,便和我们一起去餐饮部坐了,在王芳填写完
资料,柳明去申请时,陈惠说到。
  「那太好了,你以后就能用,会员身分去教室了。」
  我讶异了一下,陈惠说到。
  「你不知道,王芳啊,超巴结的,从潘倩加入后,她就每天,带着潘倩来教
室学习,她们夫妻俩啊,超多人羨慕的。」
  我疑惑地看着陈惠,她有些得意的说到。
  「好了,就别在我面前做戏了,你昨天那场教会戏码,表面上是你跟柳明的
结婚誓言,但我看的出来,你也在作球给王芳和潘倩,对吧?不然你伴郎、伴娘
一堆人选,你谁都不挑,偏偏挑了他们两,你这推荐人,也太用心良苦了,自己
结婚,还要当月老,有你的。」
  我火红着脸说到。
  「还是惠姊懂我。」
  陈惠叹了口气说到。
  「慢慢来吧,会变好的。」
  我说。
  「是啊十几年前,同性还是被列在精神疾病中的一项,但不也拔掉了,再说
现在许多国家,都已经宣布合法,我相信这块号称,自由、民主的地方,也是会
合法的一天的,彩虹旗一定会飘扬在,自由、民主的土地上的,我坚信不疑。」
  王芳说到。
  「谢谢,希望,不过现在,也很开心,能遇到她,真的是恩典,在说?你之
前?。」
  她没说下去,我点点头,不一会柳明回来了,把会员卡交给了王芳,她接过
去后说到。
  「谢谢。」
  王芳有陈惠在照顾,也算了了我一个心愿,毕竟柳明不做部长,相对的也害
到王芳,秘书做不下去,我心里总觉有愧,但我怎么感觉?,王芳说到。
  「你看出来了啊!没错,我现在没工作,就可以头发剪超短,衣服穿阳刚味,
不像在做秘书,都要穿得像女人,实在不像我;现在这样,我反而更开心。」
  我笑了笑,怎么好像在远方的某个人呢?我拿起针叶樱桃喝着,王芳看了看,
不经笑了笑我说到。
  「又想到昨天的闯关啊。」
  王芳看看柳明,遮着嘴笑了笑,柳明抠了抠鼻子,这时陈惠的手机,响起她
看了看说到。
  「我老公在叫我了,我该去送货了,那下回聊了喔,掰。」
  我们三人异口同声说到。
  「掰。」
  当陈惠走没多久后,王芳也说要去送货了,也跟我们告别,我见柳明没动作,
便靠过去说到。
  「怎了?夫婿。」
  柳明喝着拿铁说道。
  「怕你等下,又想起要推荐谁,所以多坐一会。」
  我说到。
  「你是怪人家,让你这样跑来跑去吗?」
  他按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到。
  「我谁都会怪,唯独你,我永远不会怪。」
  我暖暖的笑了笑,勾着他的手说到。
  「走吧,回家去吧。」
  柳明说到。
  「嗯好。」
  说完我们便回家,在客厅时我问道「对了,飞日本的飞机,是甚么时候啊?」
  柳明这才拍着手说到。
  「糗了,都忙忘了,等等?。」
  我看着这控制狂,第一次这么慌张地,冲进书房,还真的有些笑到肚子疼,
他出来后说道。
  「下午五点飞机。」
  我一听跳了起来,看看时间,下午两点说道。
  「走吧。」
  柳明摇了下头,我们便进书房和房间收拾一下后,我们先去母亲给我的地址,
接他们我握着母亲的手说到。
  「抱歉,妈还要您,在多飞这一趟。」
  母亲笑笑说到。
  「傻瓜,你事业做大,我怎会嫌累呢,人家帮你那么多,你结婚不去请客,
那怎可以啊?我还走得动,不用担心。」
  我笑了笑说到。
  「感谢妈。」
  坐上车后,柳明带我们到了机场,我、母亲和父亲先进航空大楼,之后我们
先去把行李交由航空公司託运,正在大厅等柳明时,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喔,
亲家啊!来这么早。」
  我们看过去是总裁,喔!不,是公公、柳安吉,他满脸春风的杵着拐杖,走
过来我们走上前去,母亲拍拍我的手,我点下头便上前说道。
  「儿媳妇见过公公。」
  柳安吉笑脸说到。
  「好好,乖;亲家这回去日本,我作东,请你们去玩玩。」
  母亲说到。
  「这怎么好意思呢?」
  柳安吉说道。
  「甚么不好意思,都是自家人了,再说了,年轻人有自己事要忙,我们老的,
就别碍着他们,我们自己去找乐子。」
  我苦笑着,不一会柳明来了,他走过来说到。
  「爸,您来了。」
  柳安吉点了点头,於是我们先去航空大楼的餐厅,坐下来,吃东西,不一会
赵伟和武田尤娜也来了,武田尤娜是要回日本,赵伟是想要跟我们去凑热闹,我
父母她们都见过了,所以很亲切的打过招呼,便一起坐下来,在时间到可以,划
位、出关时,我们便前往航空公司,位置划好后,便去排队出关,这次柳明一样
是替我父母,买了商务舱的机票,我们开心愉悦的坐着,飞西飞往关西机场,我
们领完行李才刚踏出大门,便见到大批的欢迎阵容,布条上一边写的事「祝白苍
柔、柳明夫妇,百年好合。」
               一边写的事
  「恭迎柳安吉总裁,莅临日本 .」
  我用中文替母亲翻译一下,母亲点点头,这时织田奈过来,她先很开心的,
跟母亲拥抱说道。
  「欢迎伯母,来日本。」
  父亲在一旁,咳了几声,织田奈转头说道。
  「欢迎伯父。」
  父亲笑咪咪的说到。
  「织田小姐,还是那么热情。」
  织田奈笑了笑之后,她抢我的位置,把我推向柳明身边,他搀扶着我母亲,
接着我们坐上车,先前往父母亲下榻的饭店,相当富丽气派,母亲说到。
  「这要花不少钱吧?」
  织田奈说到。
  「不多不多,您不用担心,您就安心住在这里吧。」
  母亲说到。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说完柳明,去替我父母亲,办理登记事宜,之后我们一起上去,放好行李后,
母亲便说「你和柳明先回去休息吧。」
  我说到。
  「那您也早点休息。」
  母亲点点头,我对父亲说「那我先走了。」
  父亲点点头,於是我和柳明便离开了,坐上柳明买给我的,银灰色丰田,但
柳明并没开车回我们的家,他是开到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说道。
  「到了,下车。」
  我疑惑着,但还是乖乖下车,柳明走过来,搂着我坐进了电梯,上到一个楼
层后走了出去,来到的是一间音乐公司,走了进去后发现,织田奈和田中也在里
面,织田奈很诡异的对我笑,我心里一阵发麻她说「来吧,先来录这段。」
  我疑惑地被她带进录音间,接着她先放了一段影片,我整个脸胀红起来,是
柳明在机场的求婚,我马上知道说道。
  「你是要我,用日文在讲一遍吗?」
  织田奈说到。
  「没错。」
  我有史以来第一次配音,居然是替自己配音,这太好玩了吧!於是我戴上耳
机,接着柳明也走了进来,戴上耳机,原班人马再次出马,演出日文本吗?好啊!
我闭上眼,将情绪再一次带到那,惊心动魄、提心吊胆的时候,当导演读秒到二
的时候,我的眼睛张开看着萤幕,开口用日文讲了出来,陈惠的日文是由织田奈
来发声,而来到公公柳吉安时,我讶异到,因为那声音像极了上衫永社长,我用
口型对织田奈说到。
  「社长!」
  织田奈点了点头,我连忙将情绪带回来,继续配音,到上毒酒时,田中很亲
切的,真的端了一杯和当时一样杯子的过来,里面是葡萄汁,我在一次一口乾了,
同样倒放在餐盘上,继续配音,好不容易配音完成,织田奈说到。
  「你真的很敢玩,要是那杯不是果醋,那你这条小命就掰掰了。」
  我把魏徵的那段故事,跟织田奈讲了一遍,她笑道「没想到中国皇帝,还挺
逗得。」
  我说到。
  「魏徵在唐太宗心中,地位非凡,他不可能真的杀他老婆,来让魏徵怨恨他
的;相同的,在那个地点,我赌总裁没那么大杀意,要我的命。」
  织田奈点点头,接着我们又配音了,在教堂的那段誓言;全部结束后柳明便
和我,离开音乐公司,回到大阪的家,但电梯到一楼便停了,门打开是织田奈和
田中,她们进来后,我们一起上到柳明买给我的家,进到客厅后,我们坐了下来,
织田奈拿出,两张预约卷摆桌上说到。
  「这是说好的那家和服店,约定好是明天十点;然后由於上一回钻石宴,弄
得不欢而散,所以我跟西日本分社,争取了明晚的宴会,由总裁和西日本分社一
起分摊,你们这对新人不用出钱,西日本分社这边表示同意,当是一场扩大型的
钻石宴,毕竟宴会上也会有表扬钻石的影片,加上你们明天去做联名申请入会,
那就顺理成章了。」
  我看了看柳明,他说道。
  「嗯虽然会觉得不好意思,但要是西日本分社这边,想要补偿上回的失误,
那不失是一个两全其美的作法。」
  我想了想,也没多说甚么,织田奈接着显露出,迟疑的表情,我说到。
  「奈姊?有甚么事就说啊!没关系的。」
  织田奈说到。
  「那个…我想先问问,你这位美丽的人妻,不知道你嫁给柳明后,你另外一
个身分,还在吗?」
  我和柳明,都讶异了一下,我说到。
  「在啊,一直都在啊!怎了吗?奈姊。」
  织田奈说到。
  「你之前在台湾,甚至明天的宴席,都是宣示你,人的部分,嫁给柳明,对
吧!」
  我点了点头,突然我会意过来说到。
  「难道奈姊!有办法让我以母狗身分,嫁给主人!」
  柳明有些不悦,但好像因着某件事,让他一直没吭声,但他的眼神变的阴暗,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他这样的眼神,织田奈说到。
  「我可以做出保证,这场婚礼,苍柔的身分不会曝光,与会来宾也不会碰触
苍柔,这样可以吗?」
  我愣了一下说道。
  「还有来宾?」
  柳明冰冷的说道。
  「全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怎么保证,苍柔的身材,那么好,他们忍的住?」
  我吓呆了,柳明也知道!我看着织田奈和柳明,织田奈说到。
  「你忘了守护者契约吗?我会要求筑起红色结界,这么一来,来宾就不能跨
界线,触摸苍柔。」
  柳明说到。
  「但我没忘记,用了红色结界,表演者必须妥协一项表演节目,你打算拿哪
一项来,当条件?」
  织田奈,先吞了口水后说道。
  「精淋。」
  柳明抓狂、拍桌、站了起来,怒斥道「你说甚么?」
  我说到。
  「先消消气,夫婿,有话好说,可以谈的,不是吗?别这样。」
  柳明看看我,后坐了下来,织田奈轻拍了一下耳下后说到。
  「想要他们完全不碰苍柔,只有两个项目,可以做选择,一是圣水淋,二是
精淋。」
  我这时才真正听懂,原来是说用来宾的宝贵黏液,浇灌在我身上,怪不得柳
明会发这么大火;但这两项…的确,精淋的选择,算是勉为其难,可以选择的项
目,柳明喘了口气后说道。
  「那苍柔,要做的项目呢?」
  织田奈说到。
  「接受捆绑与鞭打,还有宣示。」
  柳明说。
  「甚么?」
  织田奈说到。
  「不用报姓名,就只要单纯说,母狗愿意嫁给主人,做主人终生母狗,渴望
接受鞭打与捆绑之类的就好。」
  我的体内一股被虐的因子,不断在体内狂吠、喧腾着;但同时体内却有,另
一股莫名的气息,也在体内不断蔓延着,因为我完全插不上话,所以我只能乖乖
闭嘴,听他们说。
  柳明说到。
  「这还行;那你说,怎样保障苍身分不曝光。」
  织田奈说到。
  「带狗头面具,完全遮盖,所以苍柔到时,要在完全信任我和柳明下,才可
以,因为从进场、宣示、被捆绑、被鞭打、精淋到结束,都是处在看不到的情况,
完全是听我和柳明命令和炼子拉扯行动的。」
  柳明说。
  「这难度有些高,苍柔目前还没接受过,这方面的调教训练。」
  织田奈说到。
  「没有想不想,只有要不要;我那边可以模拟训练,喔!最关键是这个。」
  说完她拿出一条项圈,外型和我之前带的,没两样,但好像多了些东西?
  柳明说。
  「拿起来看看。」
  我喔了一声,拿了起来,发现在项圈内侧,多了一个软垫,柳明说。
  「把那软垫,压在你这边。」
  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喉结位置,我正要做的时候,他说到。
  「等等…你先这样说,柳明我的夫婿。」
  我跟着说了一次,柳明说到。
  「记得这音调与声音喔。」
  我为了记住,再说了一次「柳明我的夫婿。」
  记住后,我点了一下头他说「好,按压上去。」
  我把项圈套在我颈上,把软垫压在我颈中间,柳明说。
  「再说一次。」
  当我再次说时,我吓到了,发出来的声音,那音调是女人的声音,没错!但
完全跟我原本声音不一样,但我在说话时,有感觉到有些微微的刺痛,很微小,
但因没有其他情绪,所以还是可以感受到,柳明说到。
  「这是转声磁石,没想到师姐,连这都用上了,厉害。」
  织田奈说到。
  「为了保护苍柔,当然要连压箱宝,都搬出来啊。」
  我拿掉项圈说到。
  「感谢奈姊。」
  织田奈微微笑了一下说道。
  「那你是答应了喔!」
  我尴尬地说到。
  「这……」
  我的心中此时,就如同再进行着楚汉相争一般;两股不一样的势力,在相互
较劲着,一股欲望之火,让我想要点头答应,接受调教,参加那奇特宴会;
  另一股是寒冰莫名气息,它要我冷静,彷彿很多事,不是我所想像的,这般
单纯;两股僵持不下的势力,让我说。不上话来,柳明说。
  「让我们私下,好好沟通一下,应该不急吧?」
  织田奈说到。
  「七天后,宴会地点你知道的,这两三天给你沟通,但结果…不用我说。,
你是知道的。」
  柳明闭上眼,深呼吸一下说到。
  「我清楚。」
  织田奈站了起来说到。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
  柳明站了起来说到。
  「我送你。」
  说完柳明、织田奈和田中,便往大门走去,我将双脚缩到沙发上,双手抱着
小腿,现在是七月底,但我的心却寒冷到无法形容,欲火的一方,被暂时遭到击
溃,寒冰垄罩了,我的身体,而在我冷静下来时,我的思绪,慢慢地回来了。
  不一会柳明从大门走了过来,但他先走去厨房,拿了一瓶葡萄汁,并从一边
的抽屉中,拿出香菸、打火机与菸灰缸,还倒了一杯清酒,之后走了过来,他将
香菸、打火机、菸灰缸及那杯酒摆在桌上,后把葡萄汁给了我,打开空调后,坐
在单人式沙发上,我看着这,我深爱的男人,但我不知道为何?今天感觉,离我
好远、好远、远到我,不知道他的过去,远到我的心,为他发寒;他喝了口清酒
放下酒杯,拿起烟点了起来,他抽了一口菸,呼了出来,白烟缭绕下,他说到。
  「老爷子,是一个相当风流的人,从他年轻时便是如此,三十多年前,他在
一次宴会上,居然调戏了一名清洁女工,不但如此还弄大她的肚子,一向爱子的
老爷子,让这名女工在家里住下来,给他吃,给她一切享受,直到她生下一名男
孩,老爷子把他的骨肉留下来,但把女工赶走,是有给她一笔极为优渥的钱,但
从此不在联络和任何关爱,没多久这名女工,便郁郁而终,而她便是我的亲生母
亲。」
  我听傻在那,柳明又抽了一口菸,接着说。
  「柳家,是一个实力挂帅的家族,有实力就有尊严,是坚若磐石的中心思想,
不变的信条;有实力,你是小姨子生的儿子,一样被捧高位,没实力,就算是大
房生的,一样被所有人看不起,我打小便明白这道理,所以我相当拚,外语、管
理、穴道、推拿、太极拳剑、长笛,我都相当努力专研。」
  我小声的说到。
  「健身。」
  他笑了一下说到。
  「嗯对,还有健身。」
  但才刚说完,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继续是那么阴沉难懂的神情,他接
着说。
  「但这一切的一切,只是让我在柳家有点实力,不被人瞧不起;但女工母亲
的事,还是让我受尽人情冷暖,直到来到日本,做见习社长时,遇到了织田师父,
没错,就是织田奈师姐的父亲,他完全让我改观,他让我见识到,甚么叫真正的
实力?甚么叫权力?我才发觉到柳家,不过就像是,浮在海平面上的冰山,比那
更强大,使人狂野、亢奋、强大数倍的,是师父带我见识到的。」
  说着他伸出他的左手,他搓揉了一下,他的手腕,拉开了一块假皮,藏在那
下面的是一幅,缠绕着一把特殊匕首的猛蛇刺青图案,我张大着双眼看着,突然
我想起来,刚刚就在刚刚,织田奈在露出迟疑的脸后,她首次在我面前,将她右
手的棉质长手套脱了下来,在她纤细白嫩的手腕上,也有个相同刺青,但织田奈
的是一朵玫瑰花,不是特殊匕首;柳明把假皮贴了回去后说到。
  「这是个相当强大的地下组织,像我说。的,会员全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他们甚么都喜欢,甚么都弄得到,只要是他们想要的,没有弄不到的东西;我在
那里面,整个震撼到,而织田师父,是里面专门提供,训练调教性奴,给需要的
会员享用,的极专业人员,师姐是以师父的亲生女儿身分加入,而我是以师父的
闭门弟子身分加入,我们也都是负责调教与训练性奴,给组织会员享用,当然权
力就是,可以使用想要的一切资源,而柳氏企业,不过就是掩饰我们身分的表象
企业,当然其他人,完全不知道,但限制便是,绝不可背叛组织,否则五马分屍。」
  我的脑袋像是被,雷神索尔的槌子,招来的天雷,狠狠的劈打到,一幕幕,
一件件,过往的事,像走马灯的在我脑门,滑过去;事情永远不会只有单一个面,
但人类却往往会选择,他所愿意相信的那一个面向,去解释、分析、理解事情;
我全身的寒毛竖起,我的双眼出现不可思议,难以想像和恐惧的眼神,柳明看到
我这样,站了起来,走向我,但我马上站了起来,但双脚发软,跌在地上,柳明
一脸担心的向我走来,我惊恐的往后爬去,并说到。
  「别过来,恶魔!求你别过来。」
  柳明露出了邪恶的微笑,那是我从没见过的表情,让我颤栗的身体,颤抖了
一下,柳明寒冷不带任何情绪的问道「母狗,你想到什么了啊?」
  我说到。
  「你在组织的称号,或称呼,是不是叫柳少?」
  柳明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我晕了,当初宋医师称呼柳明为柳少时,我下
意识的认定是因为柳明是柳家少爷,所以称他叫柳少;但现在想想,一个柳家少
爷再有钱,也没能动用到一整组医疗小组,完全不惜成本的雕塑我,除非是更大
的势力,在后面支撑着,如今真的被料中了,我说到。
  「那就可以解释了。」
  柳明相当亢奋的过来,把我强拉起身,让我趴倒在沙发上后,拿起香菸敲出
一支菸,对着我说。
  「要来一支吗?」
  我抽出香菸,柳明好心的帮我点上,走回单人式沙发,坐了下来说到。
  「那就好好说吧,我听着呢。」
  我吸了一口那浓厚的香菸,让微微呛辣,充满我的喉咙,我将菸缓缓,吐了
出来,将我的思绪,整个重整了一番,后说到。
  「一开始,或许是组织想要培养,或是会员要求,一个可以不戴套、不用打
针、吃药、不断内射都不会怀孕,生子的性奴,而要满足这条件,最简单的,就
是找跨性别的人,也就这么巧在这时候,我出现了,於是你开始找我闲聊,你发
现我的潜在奴性,相当优秀。」
  说道。我自己,都苦笑了一下,我接着说。
  「所以你开始深入和我聊,并且我相信,那时候开始,你便动用了组织资源,
调查我的一切,并且运用你在柳家的势力,也就是福祥生技业务部部长,这理所
当然的职权,大量的找上我任职的天祥广告设计,目的就为了更加接近我,或许
连那场舞会,要求参与者都必要全程戴面具,的这要求,也是你提出的,这样我
便会以女装出席,接着你跟我订立契约,并且开始动用组织资源,不惜成本的改
造我的外表,这点从你刚刚承认的柳少,便可确认了。」
  柳明冷冷地看着我,嘴角微翘,只是淡淡地说到。
  「继续,我在听。」
  我喝了口葡萄汁,抽了一口菸,吐出后接着说。道。
  「接着你开始对我好、疼我,宠我让天下人,都认为你是最爱我的,而这点,
你做到了;但你想知道被改造后的我,到底评价怎样?所以你找上了公公,也就
是你的父亲柳吉安,来测试,明明连你办公室都还没进过的我,居然被你叫去机
场接机,结果深受好评,这点猜想组织也知道,并想要接触我,看看我,或许组
织也有出力吧!很顺理成章地将我调来了日本做见习社长,认识了织田奈,如此
一来,组织便可以观察到我;但这时你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手上,有两
个性奴,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我猜就是孙静;你为了将我的注意力,转移开,
不去太过探究你和织田奈,奇特的关系,所以你刻意造出了,我和孙静间的摩擦,
而我,也很自以为是的,朝这方面前进着我停了一下,喝口葡萄汁,柳明说到。
  「我为何要这么费事呢?」
  我抽了口菸说到。
  「为了在我们两中间选一个,留在你身边;这点在当你讲到,你和织田奈同
属组织成员时,我就在比较,你和织田奈的相同与不同点,发现到织田奈身边有
一个,对她誓死效忠,可以称得上死忠的性奴,田中先生;这一点你很巧妙地,
用我不肯说实话为由,发火冲到日本来时,让田中演出了,这场戏码,让我知道
死忠性奴,所要做的便是,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摆上,绝对遵守着主人的命令,
这点在我后来要跳悬崖,时织田奈也表现出来了。
  但你却没有,或许是组织许可吧,你在我和孙静中间选一个,当你的死忠性
奴,而你选择了我,这可以从那时的一段,你们的视讯,织田奈说恭喜你找到我,
你回说你不也一样时,得到确认;但是死忠性奴,也是有所规定,就好比田中是
织田奈的,司机兼贴身保镳;但我和你,除了一开始的机要秘书外,后来的都没
相关性,於是织田奈提出了,就算我的一切职位全都被拔掉,也力挺我当会员,
那完美到无懈可击,义愤填膺的话语,来掩饰因为是会员,就可以两个有关系的
人组合成。「
  我停了一会,喝了口葡萄汁,抽口菸,继续说「但你想试试看,你在我心里,
到底佔多大份量,我到底可不可以,做个称职的死忠性奴,於是你运用了我和孙
静的摩擦,而我居然真的白癡的,演了一场猴戏,不惜自杀逼你选择家族,为了
你的事业、家族将我自己,奉献上、牺牲掉都在所不惜,你也很聪明利用我的死,
来让我的家人与我冰释前嫌,并顺利的将孙静悄然地,离开了她的位子,因为这
样你选择我,而组织你也可以交代,但你还不满足,做了最大的一次试验,看看
我会不会为了你,放下一切飞奔回台湾;毕竟现在科技,那么进步,视讯一下,
就知道安全,但这就完全不是死忠性奴,应该有的态度与举动,你让我甘心嫁给
你,达成夫妻、事业夥伴好满足了死忠性奴与主人的关系;而你过去所有的举止,
愤怒、无奈全是演戏,全是让我完全不疑有它的,全心全意相信你,依靠你,你
这恶魔,为了让我成为你的,死忠性奴这目的,将我的心夺走了,柳明,算我求
你,告诉我,是还不是?」
  我哭了,我的眼泪如洪水边的奔流出来,我不敢相信,我眼前,这让我心动,
令我疯狂的男人,居然会是这样,我多么希望,我说。的,全是胡言乱语,是我
婚后忧虑症,所造成的疯狂幻想;但柳明听完,我说。的话后,拍了拍手说到。
  「精彩,精闢,怪不得师姐会说,要是你是敌营的人,第一个就要把你给杀
了,你真的太聪明了,留你绝对是祸患,没错,组织是有对我提出,想培育一个
可以,不用吃药、不用打针、不用带套、不断内射,都不用担心,会有状况的忠
心性奴计画,於是我开始着手寻找,后来发现你,跟你闲聊下发现,你相当适合,
聪明、反应好、充满野性,但异常温驯,只要取得你的信任,你就会乖乖服从,
这在调教起来,相当省事,加上你懂很多,会自动替我们,闪掉不必要的麻烦,
这点组织相当欢迎。
  没错,你说的都对,这所有的一切,全为了将你改造成,我最死忠的性奴母
狗,为了这个目的,一切的演戏努力都值得;现在你知道真相了,你将怎么做选
择呢?是去组织俱乐部以母狗身分宣示,永远做我的死忠性奴母狗呢?或是从这
门走出去,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