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淫荡人妻 > 【枫叶】(08)

【枫叶】(08)


               第八章捉奸
  夜间三点,度假村的房间内,我独自一人半卧在床边。雨馨仍然没有回来,
我开始担忧。打电话叫来服务员询问,得到的答案居然是不方便透露客户信息。
「我女朋友和我住这个房间,现在她不见了,我问你有没看见她出门,听懂了吗?」
我恼火的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女服务员楞了下神,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好像在
确认我是不是歹徒一般,旋即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回复道:「对不起先生,我没有
留意。」「那你带我去查一下监控。」「对不起先生,这个我不能帮您。涉及到
客人的隐私,除非发生重大事件。」她机械而礼貌的作着回答,对于这样规范的
职业操守,我只能无可奈何。看到我神情缓和下来,她又继续用着平稳单调的语
气说道:「您请放心,我们度假村装了最高级的电子围栏系统,住在这里绝对是
安全的。电子围栏是……」「好了,没你事了。谢谢你。」我没有兴趣听她唠叨
我的专业话题,就此终结了谈话。
  临走时应该很匆忙,否则不会落下手机,我回到房间继续思索着雨馨的行踪。
难道说家里出事了?想到此处,我迅速拨通了雨妈的电话。响了很久电话接通。
  「小雨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没有回答我的问话,雨妈慢悠悠的展开反问。
我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很轻易的蒙混了过去。这家人对雨馨从不担心,我已习
以为常。穿着性感的美女半夜失踪,而且还带着醉意,在度假村里自然没事,但
如果在大街上闲荡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不敢继续往坏处去想,此时甚至希望她真
是找了一个男人。
  关心则乱很能说明我的状态,来到村口的露天广场,我开着手电确认雨馨的
车是否仍在这里。在找到那辆红色的君威时,我心里稍微释然。可随即我便暗骂
自己的蠢笨,酒后怎么会自己开车?
  纷乱的思绪突然被不远处传来的动静打断,我听到了女人微弱的轻吟声。循
声望去,一辆蓝色卡宴正在颤动,呻吟声从车内发出。突如其来的车震让我绷紧
了神经,由于女声太过压抑,我蹑手蹑脚的移了过去,想要听个真切。
  月光下,我做着平生最为猥琐的事,第一次躲在别人的车后,同时酝酿着人
生中第一次的捉奸。车窗半开着,女人的声音由于刻意压抑而显得含糊不清,不
过声线听着应该是雨馨,沙哑中带着柔媚。在风声鹤唳中我的思维变得简单,我
绕到车门位置,未及开口对方却先声夺人。「谁啊?」粗重的中年男声充满了霸
气,奸情被撞还能如此坦然,反倒是让我这个捉奸者怔在当场。我缩回了伸向车
窗的右手,我并没有确定里面的就是雨馨,即使抓到现行我又能如何?我和她根
本没有任何法律认定的关系,她有权选择交配的对象。我在犹豫不决,可对方丝
毫不给我考虑的时间,再次骂道:「找死吗?快滚,有病!」我被激怒了,手脚
并用的去敲打车门。他妈的,玩我女人还骂我有病,我的自尊受到严重的侵害,
我倒要看看谁在找死。没承想对方是个色厉内荏之徒,面对我的暴起竟然委顿下
来,任凭我肆虐爱车而默不作声。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本是宁静的深夜却被一阵接一阵的「咚咚」之声扰乱。
天上一个身影,地下一个身影,他们做着同样的砍伐动作,为着同样抛弃自己爱
人的女人,对了,同样也是女神。我默不作声的敲打着车门,机械单调的锤打就
像是吴刚那重复千年的动作。肉击声早已被吓得不知影踪,只听见车内两人微弱
的轻声密语。「老公……对不起,你先别激动,好吗?」道歉求饶声响起,拍打
车门的声音则戛然而止。
  我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直到身后的喝骂声变得模糊,我才停下了脚步。一
边喘气一边自责着自己的冒失,先入为主的想法的确害人。女人沙哑的声音显然
是长时间的做爱造成,天下间相貌相似的都不在少数,何况仅是声音。转念一想
我这也算是一件善举,阴差阳错间,我教训了偷腥的少妇以及坏人家庭的淫棍。
  继续开始寻找雨馨的历程,我将度假村的每个角落都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
没有找到在某个角落酣睡的雨馨。悻悻然我打算返回房间,却发现夜间的村内竟
然如此热闹。
  一座座小竹屋构成了度假村的建筑群体,古色古香的风格造成了隔音效果与
现代的差距。深夜的寂静让人的听觉变得灵敏,到处响动的女人欢愉声在夜空中
形成共鸣。不知道是否因为战端一启便无法停息,有了第一次的践行我又开始疑
神疑鬼。这些此起彼伏的声音里是否也包含了雨馨,即便无从查起,我仍是像一
个幽灵般在黑暗里夜行。
  如果捉奸成功了怎么处理?分道扬镳?我做不到,我刚刚还在医院里说服了
自己。当做性伴侣?我也做不到,我对她的感情根本无法剥离。说到底,一切的
原因应从我自身找起,我自己清楚,欲望来临时难以克制,而我刚才还将她的欲
火在半空中吊起。彼此互诉衷肠,用大义将她感化,从此回归正途?不错,孤正
有此意!
  端正了思想后,我开始具体的实施。这一次,我不再像先前那般冒失,通过
仔细筛选鉴定后,只剩下我住的那片建筑群体。我怪异的举动引起了巡场保安的
注意,我只得解释为酒后在室外散步清醒。
  避开了保安的眼睛,我回到了住所的附近,不知不觉中停在了赵文清的小屋
窗前。窗帘没有拉上,屋内一片通明,透过窗棂我看到了里面的人影。赵文清这
小子居然有暴露癖,大大咧咧的在操弄着美女,也不怕窗外有人窥淫。这小子真
是不地道,装醉占了雨馨便宜,不管老大死活,竟然独自偷腥。
  虽然恼怒赵文清的自私,但我仍不禁的驻足观看,为其呐喊。以狗交姿势跪
伏的女人身材足够吸引,雪白的大乳即便地心引力也无法改变它水滴状的美型。
半长的黑发散乱的遮住了脸颊,增添了几分风情。平滑的背部线条在腰臀处变得
凸起,与肥白屁股的夸张弧线完美的衔接,我无聊的担心起赵文清平庸的阳具能
否穿过那条深谷。
  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女人的身材,赵文清过人的运动能力更是让我吃惊。相识
多年我第一次见到他做爱,竟然如此生猛。赵文清骑跪在女人身后,矮胖的身材
此刻显得极为雄壮,像是一位蒙古勇士征服着身下的女奴。女人伸向身后被赵文
清拉住的双臂,像是套住母马的缰绳,随着赵文清凶狠急速的撞击,女人身体前
后耸动,圆嫩的乳房像是飞碟一般在空中划动。激烈的运动让两人全身都浸满了
汗水,女人的乳尖和腹部同时在向下滴水,白皙的肌肤看着就像是雪后在阳光下
慢慢融化。
  「呃,呃,呃,啊……嗯……老公轻点……啊嗯……」女人动情的叫声近乎
嘶吼,又时而扬起俏脸,发出更为竭嘶底里的哀号,就像是疾驰中的骏马在仰首
嘶鸣。尖细的淫媚叫声划破了长空,同时也点燃了我心中的欲火,我的胯下已然
勃起,晚间和雨馨缠绵的景象在脑中浮现。雨馨的乳房也似这般形状,尺寸也不
输眼前的女人,虽然乳晕较大颜色较深,但那正是成熟性感的标志。肥白的硕臀
更是让人神往,那饱满如馒头般的肥唇简直是万里无一。
  「啊嗯……啊……给我……啊……」女人的呻吟声依然高亢,但是身体显然
已经不住撞击。上半身因为脱力而趴伏在床头,屁股向后勉力的撅起。赵文清不
断重复着一成不变的动作,打夯一般急速的锤击着女人的屁股,娇嫩的雪白肉臀
渐渐经不住这样的猛力,开始节节倒退,赵文清则是一边挺动屁股,一边向前追
逐。就在女人的头部快要顶到床头时,赵文清猛然一把将女人拉起,双手像要捏
爆似的狠狠抓住乳球,手指深深的嵌入了乳肉里。女人的身体由于被拉形成了向
后的弓形,赵文清空出左手扳过女人的脸,将彼此的嘴唇凑近。女人开始极力的
反抗,死命的抵触赵文清的亲吻,两人陷入了僵持。
  「操!」赵文清无奈的骂了一声,放弃了,但随后便展开了报复。他突然一
下猛力的深顶,女人尽管心存抵触,但之前已然处于临界的状态,此时遭到突然
袭击,顿时达到了性爱的顶峰。「啊……」一声长鸣响彻天际,女人的身体开始
颤抖,双臂垂下,作势想要向床上倒去。赵文清却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又开
始新一轮的冲击。右臂环住胸部将女人上身固定住,挺翘的美乳被按成了肉饼,
娇小的乳头因为食指和拇指的揉掐而变形。
  趁着女人潮韵的机会,赵文清终于如愿以偿的吻到了女人的香唇。也许是高
潮的奖励,也许是意识的迷离,女人这次遭受强吻没有丝毫反抗,像死尸一般任
由着男人的摆布。
  不知不觉,我观淫了十分钟,赵文清的表演的确精彩,竟让我忘了找寻雨馨
的正事。屋内的淫戏再度开始激烈,我收摄住心神,转身准备离开。
  「爽不爽,骚货?妈的,嫌老子不好看,照样操到你不行。才半个小时就高
潮,有你受的了,老子没一个小时下不来。」赵文清自我吹嘘式的飚着狠话。我
身边的此类高手不多,就他刚才所展露的手段已足够让我钦佩不已。人不可貌相
啊,至少我没有这个能力,我甚至为刚才嘲笑他阴茎短小而感到脸红。据统计,
全球女性最佳的做爱对象是日本男人,女人高潮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阴茎的大小,
完美的性技巧才是个中的关键。瞧着赵文清的身材相貌,倒是与一个日本AV里
的矮壮男优颇为相似,也难怪他成天想着女人。
  「啊嗯……啊……嗯……」女人的呻吟此时变成了闷哼,显是没有足够的体
力去放声娇鸣。她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只是因为爱屋及乌,我才更喜欢像雨馨那
般略微沙哑的声音。「爽不爽!骚货,问你话呢。」赵文清本就粗大的嗓门突然
加大了分贝,即使我已离开了近十米远仍然被炸得耳鼓生疼。可能相距较远的缘
故,我没有听到女人的回应,可随即我的耳鼓简直被炸裂,而且被炸出了熊熊的
怒火。
  「叶雨馨!爽不爽!啊……!」
  「操你妈,给老子开门!」我握紧了双拳,用尽全身力气猛砸着竹门,平生
第一次用炸雷般的声音嘶喊,噤住了草丛里的蝉鸣。由众多女性组成的交响乐停
止了演奏,几间黑暗的木屋亮起了灯光,保安停止了脚步,远远的观望。
  「怎么啦?」赵文清心虚的声音在门内响起,随着竹门的打开,我一脚将其
踢到了地上。
  「操你妈,你是人吗?」我弯下腰伸手卡住赵文清的脖子,恶狠狠的瞪着他。
赵文清赤裸着矮胖的身体,因为惊恐而失神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颤巍巍的向我
讨饶着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嘴欠。老二,兄弟我……」「去你妈的,你
这个人渣。」我打断了他的解释,事实摆在眼前,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操你
妈的,你居然敢睡……野女人。」我一边骂,一边抬头指向床上的雨馨,可当看
到捂着被单的女人时,我赶忙改了口。床上的女人长着日下流行的瓜子巴掌脸,
浓妆艳抹的应是叫来的小姐,原来不是雨馨。
  「你找个小姐过来我不管你,你他妈的意淫我老婆,你是不是人?」我放开
了赵文清,任他穿好衣服。刚才的临门一脚算是给了他意淫的教训,既然不是真
的在操雨馨,我也就不再继续过激的行为。赵文清还未缓过神来,而且也确实是
做贼心虚,因此即使挨了打也只能忍着。他讨好着给我点上烟,献媚的说道:
「我今天喝多了,脑子不好使,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你老婆的名字了。你打也
打过了,消消气。」我没有理他,看了看床上因为惊吓而满脸煞白的女人,轻声
说道:「美女,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先走吧。」女人得到了指令,赶紧起身穿起
衣服,也没顾忌她的裸体被我看个究竟。女人匆忙离开,屋外的保安看见我们情
绪相对稳定,便继续他的巡视。我转头又盯着赵文清,直到把他看到发毛,我厉
声说道:「我忍你很久了,你对我老婆动歪念,别以为我不知道。」赵文清没敢
反驳,继续认错。「是我的错,消消气。不过你老婆……」「闭嘴,你没资格说
她。从现在开始,我们不是兄弟了。」赵文清未及说完便被我打断,我知道他想
说雨馨的不是,但他的话能有几分可信?
  「怎么了,老二,发这么大火?」章斌突然出现在门前,显是被我刚才的怒
吼所叫醒。我打开门迎进章斌,分了一支烟,对他说道:「你问这傻逼。以后兄
弟们没这个人。」「小文,你个傻逼脑子怎么长的?老二,算了,他什么人你不
清楚嘛,气话就别说了。」章斌没有问事情缘由,看到屋内情形,八面玲珑的他
自然知道赵文清肯定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老二,我陪你出去,让这傻逼慢
慢反省。」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我和赵文清都是沉默不语,章斌见矛盾不
再扩大,便拉着我离开了房间。
  深夜三点,度假村的长廊上,章斌坐在我的旁边,两人手里各点着一支烟。
「老二,大半夜的你怎么出来了?你老婆呢?」章斌问道。「嗯,我有点多,出
来醒醒酒。」我说出事先准备好的理由,雨馨失踪的事我难以启口。章斌笑了笑,
知道这是借口,没有点破,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告诉我,他知道我出来的目的。
「一个人无聊吧?走,去小文说的那个场子看看。」「呵呵,我吵架倒是给你行
方便了。」我调笑着说道。赵文清的淫戏把我勾起的欲火并未消散,再加上晚间
和雨馨的那段温存,现在章斌一提议,我倒真没有想要反对。可是,心里仍然记
挂着雨馨,哪怕真的撞破奸情,也好过被无端的猜想所煎熬。「你老婆在呢,不
怕出事吗?」我又找了个借口。「没事,搞不定我敢去吗?放心吧,女人有女人
的事,别瞎操心,不好就换一个,咱哥们应该对得起自己。」章斌一语双关,我
当然听出了他的意思。算了,我这样漫无目的的乱找怎么会找到,还闹出这么多
事。我摸了摸下腹,憋了许久,有点胀痛。
  悦庭温泉会所,我并不陌生,我和老李也来过几次。这里除了有众多美女技
师外,还有数量颇多的男模,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鸭子。记得有一次,老李无聊的
带我去看男模的T台,开玩笑的说要帮我找一个。这些男模没有想象中的俊美,
大多数长相比较普通,只是身材确实要强过普通人许多。身材高大,肌肉虬实,
尤其是臀肌发达,阳具粗大。从这些也能看出,出色的性能力更能获得会享受的
女人青睐。
  如果经常逛会所便会知道,在这个时间点很难找到好的技师。因为节假日的
缘故,场内即使值班技师也仅剩下六七个,我和章斌勉强各找了一个说的过去的
女孩。其实,对于这种金钱交易的性行为,谈不上是对家庭的出轨,我和章斌都
是这样认为,这只是作为生活的调剂品而已。
  「啊嗯……啊嗯……啊……嗯……」淫媚,柔腻,清脆高昂、极富穿透力的
呻吟响遍了炮房区的过道,我们刚进门便被吸引。淫媚得让人心酥,柔腻得让人
心醉,清脆高昂像是黄莺在啼鸣,美妙勾魂的淫声像是勾魂的乐曲,在灵魂出窍
的一刻我发现自己的分身已经胀大到发疼。这种声音,相信大多数男人此生都无
缘听及,即便是S1的当红女优也未必能够胜过,而我却仿佛似曾相识。对了,
那晚的KTV,是那个叶玲?
  「美女,这个是几号?等会让她来陪我。」章斌显然也被这样的淫声弄得不
能自已,未谋其面便轻易的做了决定。「哈哈,帅哥,她是个很丑的女人哦!」
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小姐娇笑着说道。「不管了,这么好听,丑我也认了。」
章斌毫不犹豫的说道。「哈哈,我骗你的。她是个很美很美的美女哦!可是她不
会陪你的。」说完伸手握住了章斌的下身,检验了一下肉棒的尺寸。「为什么?
我多加钟不就好了。」章斌问道,这也是我想说的话。「她是客人啦。除非你也
来做……啊!不行,我们这么多男模她才挑了三个,你……」她掂量着章斌的下
身,摇了摇头。章斌没有在意她眼神里的蔑视,和我同时感到惊异,脱口而出的
说道:「什么,三个?」小姐们点了点头,好像见惯不怪似地。「这也没什么啦,
好多人找四五个呢!前几天有一个老奶奶一下子点了八个,那八个人好可怜。哈
哈!」「呵呵,确实挺惨的,估计想硬都难。」想到那样的场景,我幸灾乐祸的
说道。「不会的,帅哥,他们都是深受考验的战士。今天不同了,那些没被选上
的脸都气绿了,咯咯咯!」听到女孩们放浪的笑声,我不禁为那个无缘得见的绝
艳欲女而神往。原谅我短暂的出轨吧!雨馨。
  那个美女的炮房在过道的最尽头,那是这里最好的vip房,不只是房间最
大,房间内有一张足够八人行淫的巨大圆床。除此外,房间内还有供做爱调情用
的牛魔王椅,SM拘束架等等。这个房间只向充值五万以上的高端vip客户提
供,否则就要看你自己的个人魅力了。
  在我和章斌的一致要求下,我们找了一个vip房隔壁的房间,这是为了能
更清楚的听到美女的叫声用来调情,否则就眼前的这两个女孩还真不能勾起我们
的欲望。不过,房间只有一间,另外的一侧已经被人牢牢占据,兴许也是出于和
我们同一的想法。
  「啊嗯……大老公……啊……再深点……嗯……屄好痒……啊……四老公来
……啊嗯……啊……三老公最没用……啊……啊……」我们终于如愿以偿的近距
离听到美女淫媚入骨的浪叫声,奇怪的是,本来应该隔音很好的房间为何听着如
此的真切。「大美女,你能讲理吗?这里我可是最辛苦了,快三个小时了,我基
本都没停过。」一个显得中气不足的年轻男人边喘气边抱怨道。三个小时,我不
禁咂舌,果然相当职业,刚才我还为赵文清那个一小时赞叹不已。同时,我也惊
讶美女的性欲和体力,连续被三个男人操弄三个小时,竟然淫叫起来还如此的高
亢清脆。
  「谁啊,又进去一个。」身边的女孩自言自语道。「八成是小钩子,刚才就
嚷着去免费来着。」另外一个女孩猜测道。我的天,四个了,我真是没有见过世
面。
  听淫导致心痒难扰,无可奈何下我们只得就地取材。两个女孩的身材还算可
以,有一定规模的胸部,皮肤也比较光滑。我和章斌各自机械的做着活塞运动,
幻想着正在操干的是隔壁的美女。女孩们做爱的技术无可厚非,再加上天籁般的
靡靡之音助兴,我渐渐有了发射的冲动。
  「啊嗯……不要射,人家……还没过瘾呢……嗯」在我加快速度的时候,女
孩阻止了我的意图。「你真有意思,别人都希望早点射,你倒好。」我继续着抽
动,并没有听从她的安排。「求求你……嗯……你是第一个……嗯……让我到…
…我告诉一个小秘密……嗯……你知道……为什么听的这么清楚吗……嗯」女孩
的话引起了我的兴趣,难道这个房间另有玄机?
  「啊嗯……三老公来嘛……啊……鸡巴最大……我喜欢你……啊……」我越
听越觉得像是叶玲,不过她的长相绝对不会让这些做鸭的着迷,我心里犯着迷惑,
隔壁那边却开始了粗俗的赞美。
  「大美女,你说你这么能操,怎么屄还这么紧,屁眼也是,别人的屁眼都是
越操越松。」「是啊,奶子又大,屁股又大。」「这屄长的最好,比别人的馒头
屄还要馒头,都肥出水了。」「女神,你太完美了。从没见过这么能喷的,都三
个小时了,屄里面还是像自来水一样。咂,好吃!」「女神,要不咱把毛剃光吧,
大馒头屄光的更好看。咱们这有工具。」一个鸭子说完,另一只迅速接上,简直
是鸭声一片。我也从没见过这么低俗的赞美,每句都不离美女的性器官。然而,
隔壁的美女却好像很受用这些吹捧,一边继续呻吟,一边发出「咯咯」的浪笑声。
「嗯……啊……去死……本小姐不要……我剃过……长出来好痛……啊……用力
操我……啊……啊……本小姐……天生就是……啊嗯……操屄的……小屄能不好
看吗……啊……都来操我……啊……啊嗯……操死我……啊……操烂我屄……」
  隔壁充满诱惑的淫词浪语让我再也忍受不住,我看到章斌同样也是开始最后
猛烈的冲锋。「啊……老公……我要到了……啊……用力……」两个女孩的高潮
同时落下,紧随着我和章斌也开始发射出欲望勃发后的液体。四人最终都享受到
了快乐的巅峰,承诺也即将兑现,新一轮的快感也随之来临。